出发地: 目的地:
查车次:
查车站: 12306
  • 2019年08月17日   来源:黔西南日报   我要投稿铁路投稿/媒介发稿请加QQ

  • 内容提要: “哐当!”“哐当!”“呜!——”……在辽阔的大漠之上,K679次列车呼啸着,这是一趟从西安开往乌鲁木齐的长途列车。...
  •  

      “哐当!”“哐当!”“呜!——”……在辽阔的大漠之上,K679次列车呼啸着,这是一趟从西安开往乌鲁木齐的长途列车。
      
      我是一天前上的列车,对面坐的是慧子。
      
      那是2018年10月6日,我从西安出发,向东骑行两天半,又爬了一夜的华山,到达河南省故县镇时,南归的兴致全无,于是折回西安,买了张去乌鲁木齐的票。是当晚8:28的火车,15车厢038号,全程1天10小时55分。这是一次横越西域的旅行。我万般兴奋,早早到车站,买了泡面、李子和矿泉水,检票进了候车厅。候车厅里擦肩接踵,满是攒动的人头。我像一条逆流而行的锦鲤,摆动着身子前行着,吃力地找寻空位。在一角落里,我终于寻了个座位坐下,单曲循环了会儿宋胖子的《卡比巴拉的海》,就感觉趣味全无,于是拿起《心笛神韵》,读起了泰戈尔的《吉檀迦利》来。
      
      “各位旅客请注意!各位旅客请注意!开往乌鲁木齐方向的K679次列车就要发车了……”听到播音员的温馨提示,我排队检了票,向15号车厢疾步而去。
      
      “你好!请问你几号?”上了K679次列车,我顺着座次找去,当038号出现在我眼前时,发现已落座了一位四十来岁的男子。
      
      “小兄弟,我们一起的,和你换一下?”男子对面的妇女见我询问,微笑着说。我想自己孑然一身,坐哪儿都一样,于是爽快地答应了。
      
      我向妇女指的座位走去,座上的女孩忽然站了起来,看了我又看那位妇女,嘴里嘟啷着:“到底和谁换?莫名其妙!”女孩十五六岁的样子,标致的瓜子脸,秀美的短发,戴着副银灰色的眼镜,说起话来嘴唇更显秀薄。只见她话音未落,就一把抓起背包,用脚踢着地上的袋子,向038号对面的座位忿忿走去,随即整个人就像根钉子,直直地扎在座位上,重新挂上耳机,闭上眼继续听自己的音乐。
      
      旅行就这样,路过别人,也路过自己。
      
      列车驶出西安,向未知驶去。我干坐着甚觉百无聊赖,于是也听起了歌。当听到程璧的《初秋》时,我竟想起了我的初中生物老师。老师和我还是家门。当时她刚刚参加工作,上课非常认真负责,始终“一个也不想放弃”。在一天下午,我和后桌的同学窃语一番后,转过头望着窗外发了阵呆,就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悦耳的下课铃响起,我蹦起身子正准备去玩足球,却看见老师朝我走来。她娴雅地坐下,把手放在课桌上,微笑着跟我聊起天来。
      
      在三十来分钟的交流中,老师见我仍不知悔改,无奈地凝视着我,陷入沉默。突然,在她秀丽的眼睛里,泪水似断了线的玉珠儿,夺眶而出,顺着失望而哀伤的脸颊,滑落到桌子上。我们呆滞对视了一会儿,她拖着沉重的身子,无精打采地走上三尺讲台,上起了当天的最后一堂课。我仍旧趴在桌子上……第一次感觉到,泪是甜的。
      
      “哐当!”“哐当!”列车驶过小站,时间和空间都慢了下来。恰见灯火昏黄处,一男子打着手电筒,向黑夜走去;而在他身后,另一个男子穿戴整齐,面对列车笔直地站着,像军人一样打着手势。列车扯着沙哑的嗓子,呜咽着从他们身旁驶过,向黑夜更深处驶去。
      
      透过光影婆娑的车窗玻璃,就像在观看一部老电影。
      
      两邻座东倒西歪的,在呼呼酣睡;对座的夫妻一脸幸福,一个剥着橘子,一个嗑着瓜子,说说笑笑。过道里一男子把小孩扛在肩上,小心翼翼地端着泡面,缓缓走过。坐在斜对面的那个女孩,仍旧闭着眼听音乐——在昏黄的灯光下,她就像只午后的猫,耷拉着纤细的双手,慵懒地斜靠在座椅上,眼镜歪歪的,明暗的光线在她脸上交错,时而模糊,时而清晰,朦朦胧胧的,既真实又缥缈,就像逝去的一段光阴。
      
      “盒饭!盒饭!最后一趟。”
      
      我缓过神来,还真有些饿了,于是泡了两盒面,吃了些李子,感觉有些困,就睡了。
      
      “武威!武威!武威到了。”古老的记忆,从梦里被唤醒。我电闪般睁开眼,发现女孩竟坐到了我的正对面。我再定眼看时,发现那对夫妻已经下了车,就连我旁边的两个一路昏睡的人也走了,不由得生出些喜悦来。
      
      午后,我吃了碗重庆小面,就斜靠着看窗外的风景。一棵棵白杨树整齐划一,从窗前极速闪过,就像当年的霍家军,身披黄金甲,在大漠中驰骋。而远处的农田,像极了玄奘西行时披在身上的袈裟,格子间绣着城墙图案,风一吹拂,满是古老的故事。听列车上的一位老爷爷介绍,那些断断续续的城墙就是长城,有些还是汉朝时修建的。透过车窗极目望去,那片苍老的土地犹若古旧的《后汉书》,铺于眼前,虽章节残缺不全,但插图里的烽燧仍依稀可见。当年元帝经略西域时,那些烽燧定是狼烟滚滚,不然,陈汤也不会喊出“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看了一会风景,有些累,我躺在座椅上睡觉,醒来时已是黄昏时分。从遥远的地平线上,金色的余晖分散开来,柔柔地打在车窗玻璃上。窗外没有了翡翠般的绿洲,只见一望无际的荒漠,还有沧桑破碎的戈壁,以及一些走石风沙。不禁想起王维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只不过这时没有长河,除了大漠还是大漠。但在恍惚之中,我好像看见了一名敦煌画师——他放下“飞天”的画笔,在沙漠的边缘,用胡杨搭了一个木屋;而在他的木屋前,一个阿拉伯骆驼商队,缓缓地向沙漠深处走去,驼铃在金光中发出清幽的声音,似乎要唤醒楼兰人的牧场……
      
      我从遐思中缓过神来,女孩正在四处借充电宝。我把我的借给了她。她接过充电宝,随即便拿了一个红红的苹果,撕了外面的泡沫套,干脆利落地向我递来。我摆了摆手,赶紧说:“谢谢!”她微笑着说:“很甜的。”向我硬塞过来。我寻思她属于“我不想欠谁”的人,于是接过苹果,随即我们聊了起来。我就像我曾经的生物老师,她就像初中时的我,不过我们聊得很融洽。她笑时很美,但却一味称自己丑。我说她那是谦虚,她于是笑得更甜了。
      
      她叫慧子,新疆鄯善人,本在厦门念书,因不习惯那里的生活,正联系老家的学校,在这之前想去乌鲁木齐放松几天。
      
      “到时我把我的朋友介绍给你,大家一起玩。”
      
      “那样好啊,有了免费的导游。”
      
      ……
      
      晚上饭点时,慧子家里打来电话。她接了,有些不悦,饭都没吃就躺在座椅上听歌。我泡了盒面,看书没看进去,就刷电视剧。
      
      “吐鲁番到了!吐鲁番到了!”我从睡梦中醒来,发现慧子不见了。我扫了四周,除了自己,再无多余的人,车厢里空空荡荡的。肚子不停地怒吼,我泡了盒泡面,和着剩下的李子,一起收拾了,就毫无目的地看窗外。“咕咕!”是慧子的微信:“你多玩几天,我三天左右就去乌鲁木齐。”
      
      8日上午,我终于到了向往的乌鲁木齐,顿生种张骞见到月氏的喜悦。刚一下车,我就感到了来自雪域的凉爽,映入眼帘的是天山的一片秋红。乌鲁木齐比想象的要大,无论街道还是房屋,有大都市的热闹,还多了几分异域风情。
      
      联系上在慧子的表姐,根据她的推介,我玩了几个地方,吃几种美食,第二天,我就踏上了归途,离开了乌鲁木齐。


 

 



铁路资讯评论投稿邮箱:news@gaotie.cn ,QQ:97681299

  • 声明:来源如未特别标注“来源:高铁网”,均系转载自官方媒体或其他网站,版权归原创者所有。本站转载旨在使信息更广泛地传播以更好地发挥其价值,但并不代表本站完全认同其观点,请读者独立思考辨别,本站不承担因此文产生的任何责任。若发现站内有不合法律规范或侵权之处请联系我们(webmaster@gaotie.cn),我们将尽快核实处理。本站原创内容欢迎转载,请联系本站获得书面授权许可。









 

 




中国铁路总公司 北京铁路局 哈尔滨铁路局 沈阳铁路局 太原铁路局 呼和浩特铁路局 郑州铁路局 武汉铁路局 兰州铁路局 昆明铁路局
西安铁路局 济南铁路局 上海铁路局 南昌铁路局 广铁集团 南宁铁路局 成都铁路局 青藏铁路公司 乌鲁木齐铁路局 国家铁路局 中国铁路 铁路改革
中国航空 航班查询 国航 南方航空 东方航空 西部航空 上海航空 深圳航空 厦门航空 山西航空 海南航空 山东航空 春秋航空 华夏航空 联合航空
天津航空 重庆航空 大连航空 四川航空 河北航空 东北航空 吉祥航空 新华航空 大新华航空 亚洲航空 阿联酋航空 新加坡航空 大韩航空
美联航 卡塔尔航空 达美航空 韩亚航空 奥凯航空 汉莎航空 马来西亚航空 三亚机场 厦门机场 南京机场 西安机场 重庆机场 成都机场 杭州机场 拉萨机场
首都机场 浦东机场 南苑机场 广州机场 石家庄机场 郑州机场 武汉机场 长沙机场 昆明机场 虹桥机场 深圳机场 沈阳机场 大连机场 长春机场 哈尔滨机场
机场 地铁 公交 长途汽车 高铁站 火车站 列车晚点 列车停运 火车票改签 团体票 预售期 手机订票 学生票 和谐号 CRH 乘务员 退票 售票时间 余票查询
北京地铁 上海地铁 广州地铁 深圳地铁 天津地铁 重庆地铁 南京地铁 杭州地铁 成都地铁 西安地铁 昆明地铁 沈阳地铁 大连地铁 苏州地铁

 

 

高铁时刻
京沪高铁时刻表 京津城际时刻表 武广高铁时刻表 郑西高铁时刻表 福厦动车时刻表 成灌快铁 广深港高铁 沪昆高铁 成渝高铁 沪汉蓉高铁 宁杭甬高铁
沪宁高铁时刻表 沪杭高铁时刻表 京广高铁时刻表 哈大高铁时刻表 宁杭高铁时刻表 广深高铁时刻表 厦深高铁 宜万高铁 汉宜高铁 京福高铁 合福高铁
网上订票
京沪高铁网上订票 武广高铁网上订票 郑西高铁网上订票 沪宁高铁网上订票 沪杭高铁网上订票 余票查询 火车票代售点 特价机票 火车票订票官网
火车票网上订票 12306 铁路网上订票 订票电话 高铁票 动车网上订票 学生票 儿童票 团体票 火车站订票官网 列车时刻表及票价查询
城市线路
无锡 长春 青岛 大连 太原 合肥 南昌 南宁 昆明 贵阳 株洲 衡山 泰安 岳阳 中山 常州 宿州 海口 三亚 珠海 东莞 佛山 唐山 营口 鞍山 辽阳
万州 宜昌 镇江 宿州 枣庄 德州 温州 宁波 嘉兴 沈阳 西宁 兰州 徐州 洛阳 九江 商丘 吉林 蚌埠 阜阳 曲阜 香港 台湾 拉萨 银川 泉州 廊坊
安阳 漯河 信阳 保定 邢台 邯郸 铁岭 四平 松原 荆州 淮南 鹤壁 孝感 咸宁 衡阳 郴州 韶关 清远 铜陵 黄山 上饶 南平 绍兴 义乌 金华 衢州
六安 汉口 潜江 恩施 遂宁 开封 渭南 宝鸡 咸阳 都匀 桂林 贺州 肇庆 贵港 梧州 云浮 漳州 汕尾 惠州 阳泉 大同 沂州 晋中 临汾 运城 陇南
广元 南充 张掖 酒泉 哈密 三明 台州 宁德 绵阳 德阳 眉山 乐山 莱阳 烟台 威海 湖州 鄂州 黄冈 茂名 湛江 永州 全州 柳州 长治 晋城 焦作
黄石 达州 日照 赣州 河源 益阳 濮阳 聊城 安庆 西昌 临沂 广安 江门 阳江 淮安 汉阳 襄阳 十堰 巴中 汉中 吉安 百色 周口 阜宁 盐城 亳州
芜湖 宜宾 南阳 资阳 内江 遵义 衡水 潍坊 淄博 天水 承德 朝阳 阜新 霸州 锦州 盘锦 自贡 泸州 随州 扬州 泰州 南通 毕节 安康 许昌 新乡
鹰潭 抚州 新余 宜春 萍乡 湘潭 娄底 邵阳 怀化 安顺 曲靖秦皇岛 嘉峪关 攀枝花 张家口 连云港 平顶山 吐鲁番 葫芦岛 三门峡 乌兰察布
哈尔滨 石家庄 驻马店 乌鲁木齐 呼和浩特
川南铁路 广汕高铁 杭温高铁 京昆高铁 宁启铁路 十宜铁路 兴泉铁路 渝黔高铁 杭海铁路 合六铁路 济莱铁路 成自宜高铁 宁宣黄高铁 京沪高铁二线
合安铁路 合青高铁 渝黔铁路 成安高铁 金建铁路 潍莱高铁 西康铁路 盐通高铁 成雅铁路 梅汕高铁 渝万铁路 沪苏湖铁路 渝长厦铁路 青荣城际铁路
徐连高铁 商杭高铁 郑渝高铁 郑太高铁 郑济高铁 西渝高铁 遂渝高铁 西宝高铁 湘桂高铁 合宁高铁 合武高铁 杭福深高铁 北沿江高铁 连淮杨镇铁路
兰新铁路 大秦铁路 郑万高铁 杭黄高铁 沪通铁路 京九铁路 深茂铁路 连盐铁路 津保铁路 隆黄铁路 蓉昆高铁 渝新欧铁路 德龙烟铁路 广珠城际铁路
青连铁路 宁安铁路 川藏铁路 兰渝铁路 西武铁路 武黄铁路 成贵高铁 郑合高铁 西成高铁 玉磨铁路 徐盐高铁 成绵乐铁路 昌吉赣铁路 郑开城际铁路
京张铁路 济青铁路 泛亚高铁 渝利铁路 宜万铁路 宁西铁路 滨潍高铁 丽香铁路 石济高铁 呼张高铁 深汕铁路 长益常铁路 沪苏湖高铁 沈抚城际铁路
鲁南高铁 雅万高铁 包海高铁 巢马铁路 池黄高铁 呼南高铁 京商高铁 荆岳高铁 包银高铁 宝中铁路 宝兰高铁 湛茂阳铁路 杭绍台铁路 京唐城际铁路
济莱铁路 隆黄铁路 蓉昆高铁 西康铁路 盐通高铁 成雅铁路 梅汕高铁 玉磨铁路 徐盐高铁 深茂铁路 皖赣高铁 环渤海高铁 昌景黄铁路 郑登洛铁路
广珠铁路 沪通铁路 青荣铁路 漯阜城际 柳南城际 陇海铁路 蒙内铁路 皖江铁路 连盐铁路 津保铁路 柳南铁路 长株潭铁路 张吉怀高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