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站: 到达站:
查车次:
查车站: 12306
  • 内容提要:  当听说程时兵住在河北廊坊、每天乘坐高铁往返于京冀之间时,同事们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程时兵所在的公司位于号称“宇宙最堵”的北京西二旗(位于北京西北部)。居住在北京东南部的四惠、亦庄的同事,每天早上6时多就要出门上班。从距离上来看,廊坊比这些地方要远很多。...
  • 高铁网(Gaotie.cn)02月28日讯:

     

      “住在‘七环’之外的河北,居然也能准点上班?”

      当听说程时兵住在河北廊坊、每天乘坐高铁往返于京冀之间时,同事们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程时兵所在的公司位于号称“宇宙最堵”的北京西二旗(位于北京西北部)。居住在北京东南部的四惠、亦庄的同事,每天早上6时多就要出门上班。从距离上来看,廊坊比这些地方要远很多。

      地图上,从北京中心向外蔓延的铁轨穿过三环、四环、五环,将距离天安门56公里的廊坊、70公里的涿州、130公里的天津紧密相连。最高时速近300公里的高铁,像一座快速移动的桥梁,将不计其数的工作岗位和家庭生活连接起来。

      在经历过恶劣天气的延误、过程繁琐的改签、数额不菲的花销,乃至长时间往返的身心俱疲后,还在坚持的程时兵们觉得,“双城生活”是他们在事业与家庭之间最好的平衡点。

      漫长的上班路

      站在取票厅里,面对机器上翻不到头的车票信息,马芳林(化名)才深刻地感受到,原来每日的往返竟然消耗了这么多车票。

      从位于北京朝阳门丰联大厦的公司,到河北涿州的家里,单程1小时40分钟的车程,马芳林已经走了1年半,也用身份证“检”了1年半的票。她没想过取出车票去报销,因为刷身份证能节约出宝贵的两三分钟时间。这时她才发现,她想报销的“北京-杭州东”的车票,已经被一堆“北京西-涿州东”的车票所淹没,再也找不到了。

      此后,学乖了的马芳林总会忙里偷闲,找个售票窗口把车票打印出来。最多的一次,她花了十几分钟,才出完五六十张车票,帮她打票的售票员也啧啧称奇。

      与打票同样烦恼的,还有改签。加班晚了到车站改签还好办,要是忘带身份证,人就真的崩溃了。有一次她把身份证忘在家里,只好使用涿州东站办理的临时身份证登车。但当她返程延误要求改签时,北京西站的工作人员告诉她,没有照片的临时身份证不能办理改签。“可是在北京办临时身份证必须要有照片,还得现照,队排得老长。没办法我就又找了另外一个工作人员,他没说什么就给我改签了。”马芳林说。

      日复一日的往返,会有让人感动的时刻,有迟到1分钟时,工作人员帮她通融进站,也目睹过几次乘客给老人和孩子让座。

      但在这段每日耗时近4小时的旅行里,她更多体验的是拥挤和无聊。“最让我痛苦的就是地铁拥挤,早上在军博挤,在西站也挤。”为了挨过漫长的上班之路,她总结出了一系列小窍门。

      地铁6号线的两个电梯,哪个转9号线更近;听到哪句广播语时应该动身穿过一个个车厢,走到距离车站出口最近的车厢;观察每日遇到的乘客,猜测谁是和她一样迁徙在两个城市的“候鸟”,这些可以让她枯燥的旅程多些乐趣。

      平常时段,马芳林只好看看手机,翻翻闲书打发时间。工作太忙的时候,她会提着电脑去餐车加班。她甚至认真数过在军博换乘1号线究竟要走多少步,“但是从来没有数完过”。

      马芳林认为,自己每日在北京和涿州往返,主要是因为这座在北京西南方向的小城没有适合自己的工作机会,而北京的工作能够让人关注到行业最前沿的发展变化。因此,当丈夫在两年前从海拉尔调回涿州时,她想都没想就来到北京找工作。

      如果说马芳林如今每天的往返只是短途迁徙,那么在此前更长的7年里,这个女孩都在力图和丈夫的行动轨迹保持同步,在中国广阔的地图上做出一次次长距离的跋涉。

      马芳林的丈夫从事石油勘探行业,需要经常调动岗位。2008年,马芳林还没毕业时,曾报考过甘肃敦煌的公务员,虽然她笔试名列前茅但面试失利。一个月后,听说丈夫被调到了大庆油田,她又迅速敲定了齐齐哈尔一个高职院校的教师工作,那时两人仍相距150公里。两年半后,丈夫调至海拉尔油田参与攻坚战,马芳林又来到海拉尔的一家私企做了4年财务工作,直到丈夫2015年被调回涿州。

      “为什么天天跑?因为他在涿州啊!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就已经很好了。如果能在工作上有比较好的机会,即使再辛苦一些,也是值得的。”马芳林说。

      为了保证每日通勤能够准点,马芳林有着严格的作息时间表。每天她6时起床,6:50从家里出发,7时左右到达涿州东站,然后坐7:11的G6704赶往北京西站。再坐地铁9号线转6号线,一般她都能在8:30赶到公司。

      她的丈夫包办了所有家务,早饭、晚饭,甚至每周的订票任务。时间一长,马芳林的丈夫也摸出买票的规律,“我每到周四周五,就给她买好下周一到周五早上的票。晚上的车票比较充裕,但是周五比较紧张,也给她买周五晚上的,所以一共是6张。”

      可即便设定了周密的买票流程,这位细心的丈夫还是在一年多的买票工作中出现了纰漏,忘记购买了某天早晨的车票。那一天,马芳林只能临时购买7:28发车的车票,然后一路狂奔到公司,但还是迟到了20多分钟。

      “为啥不能一下子开通月票呢?”马芳林说。

      高铁上建起了社交圈

      与因高房价被迫开启双城生活的人不同,李荀属于北京的有房一族。但是,他却宁肯每日多花上半个多小时,在涿州与北京之间往返。

      李荀把家搬回距离北京近70公里的这座京南小城,主要是为了方便女儿上学。他在北京的房子位于八通线管庄站附近,周边没有好学校。况且,对于没有北京户籍的他来说,女儿早晚要回到河北高考。

      “在涿州的开销远小于北京,我女儿现在一个学期的幼儿园学费是2000元,而且是公立的。这样,我就能拿出一些钱保证孩子上她想上的课外班,比如钢琴、舞蹈。但要是在北京,这些钱只够上幼儿园。”李荀说。

      最初,李荀开车上班,从涿州家里到石景山游乐园附近的公司,走京石高速来回大约130公里,有时还会碰上拥堵或是封路。后来,听说有人乘坐京津城际列车通勤,李荀开始琢磨搭乘高铁上下班。

      那段时间,他每天早上都会开车到涿州东站,坐高铁到北京西站,再换乘公交车赶到公司。由于早晚高峰时,进出京的公交车恰好与堵车的车流相向而行,李荀不仅没遇到过堵车的问题,而且一直都能找到座位

      长时间的通勤,让李荀发现了不少快速换乘的秘诀。他得意地说,他每天早晨常坐G6704列车,该列车1号和2号车厢的连接处,靠近北京西站南二出站口的门。有些人为了能更快下车赶在人少时进地铁站,索性放弃自己的座位站在固定的车厢门口,李荀则是千方百计地把票买在指定的车厢处,有时不惜买商务座或一等座。

      从涿州东站到北京西站,G6704全程行驶25分钟。在与身旁乘客聊天时,他常常能遇到同一个小区或附近小区的邻居,后来大家约定一起拼车去高铁站

      “我在涿州的一部分社交圈是在高铁上建立的。”李荀说。从涿州往返北京的常客从事着不同的行业,有的和李荀一样在互联网公司工作,也有人做销售经理、护士和技术员。为了互相提醒买票和列车延误信息,经常坐高铁的这十几个人组建了微信群。

      小圈子的人甚至会选好返程车厢的固定位置,方便大家聚在一起聊天。坐八节编组的G6707时,他们会固定来到7车厢和8车厢之间。至于十六节编组的G623,他们一致认为选在10车厢和11车厢间下车最便利。

      生性乐观的李荀,对于眼下的双城生活颇为自豪。3年多里,他发布了200多条关于高铁上下班状态的微博。有段时间,他还会选择购买单程89.5元的商务座,“并不是因为没有普通票,而是真的在享受一下”。

      可是在冬天下雪和夏天下暴雨时,高铁也会延误。碰到这种“抓瞎”的情况,李荀要么退票开车去房山线的篱笆房站换乘地铁,要么请假,这不可避免地会影响他的工作考核。“公司同事表示过不满,但他们尊重我的选择。”李荀说。

      除了天气因素,调整列车运行图(下称“调图”)更牵动着高铁上班族的心。前几年,由于调图取消了早上合适的车次,李荀整整开了一个月的车上班。听铁路工作的人讲,有两个县级市互相较劲,希望增加自己的停靠车次,减少另一方的停靠车次。“我们着急啊,差点就发联名信了。”李荀说。

      如今,早晚的高铁车次固定了,多一班少一班的调图不太能影响到高铁上班族。李荀也把高铁通勤的季节固定在有大雾的深秋和冬季,每年大概有4个月的时间。习惯了频繁穿越省界,李荀只有在看到路边的某个房子时,才突然反应到自己其实是跨省上班。

      很小的时候,李荀就经常随奶奶到北京探亲。那时候从河北涞源坐长途汽车到北京要走三四个小时,从高碑店坐绿皮车到丰台西站也要一个多小时。现在同样的距离,坐高铁只要25分钟,开车一个多小时。

      “有人说‘逃离北上广’,也有人说‘返回北上广’,”李荀说,“但我们这些双城生活的人用实际行动在告诉其他人,没有逃离,也没有返回,地域之间的距离会越来越短。”

      大城市承载的梦想

      在廊坊站西南100米处,有个专门为通勤人员设置的自行车场,“1天1块钱,包月15块钱。”每天早上,程时兵总会在这里碰到许多脸熟的人,这些高铁上班族把不大的停车场停放得满满当当。除了骑车,他还把每天在高铁上的21分钟视为锻炼时间,在车厢连接处走来走去,“微信运动里基本上每天都能走1万多步”。

      闲暇时,程时兵也会看看单词。在工作语言为英文的外企里,他必须经常阅读英文才能保证自己不落伍。不过,如果程时兵此时放下手机,没准还能看到旁边有个跟他年龄差不多的小伙子,也在皱着眉头学习日语的五十音图。

      与程时兵一样,正在学习日语的郝云峰(化名),也几乎每天都在北京和廊坊之间通勤。不同之处在于,郝云峰和妻子两个人都属于高铁上班族。

      有时,郝云峰也会感觉心里比较矛盾,如果在廊坊找个工作,不仅轻松许多,中午还能回家吃饭看看孩子。可他特意留心了下职位,发现北京的工资至少要比廊坊高三倍以上,而像他所做的游戏发行工作,当地也没有相关的产业。

      打小就喜欢玩游戏的郝云峰,把做出一款经典游戏视为自己的职业梦想,但如果在廊坊工作,实现这个梦想几无可能。更何况,他看到北京的每个年轻人都充满干劲儿,大家都想着有机会凑在一起做点什么,这可是小城市的人所不能理解的。

      “我现在30岁的年龄挺尴尬的。上面有老人,下面有快两岁的孩子,幼儿园学费一个月1600元,再加上房贷,都不是小数目。”郝云峰说。此外,习惯了大城市吃顿饭三四百元的消费习惯,他们也很难忍受小城市低工资条件下的生活水平。

      另一方面,郝云峰对廊坊的居住环境倒是比较满意。两个人坐高铁的成本每月是2600元,这大大低于他们在北京五环外的租房成本。而无论是卫生条件,还是邻里关系,他们在廊坊购买的新房都要远强于租的房子,“基本上买了房都是打算要在这儿过一辈子的”。

      有时候,郝云峰脑海中甚至会浮现出一个画面,廊坊后来通了地铁,虽然交通便利了,但是大量的人口从外面涌来,使得廊坊彻底变成像北京天通苑一样的睡城。嘈杂的环境和飙升的房价,最终让这个安静的小城不复存在。

      但眼下,他和妻子仍然只能每日奔波在两个城市间,耗费往返3个多小时的路程。


 

 



新闻评论投稿邮[email protected] ,QQ:97681299

  • 声明:本站新闻来源处如未特别标注“来源:高铁网”,均系转载自官方媒体或其他网站,版权归原创者所有。本站转载旨在使信息更广泛地传播以更好地发挥其价值,但并不代表本站完全认同其观点,请读者独立思考辨别,本站不承担因此文产生的任何责任。若发现站内有不合法律规范或侵权之处请联系我们([email protected]),我们将尽快核实处理。另:本站原创内容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注明来源于高铁网。
高铁微信



 

 

 




中国铁路总公司 北京铁路局 哈尔滨铁路局 沈阳铁路局 太原铁路局 呼和浩特铁路局 郑州铁路局 武汉铁路局 兰州铁路局 昆明铁路局
西安铁路局 济南铁路局 上海铁路局 南昌铁路局 广铁集团 南宁铁路局 成都铁路局 青藏铁路公司 乌鲁木齐铁路局 国家铁路局 中国铁路 铁路改革
中国航空 航班查询 国航 南方航空 东方航空 西部航空 上海航空 深圳航空 厦门航空 山西航空 海南航空 山东航空 春秋航空 华夏航空 联合航空
天津航空 重庆航空 大连航空 四川航空 河北航空 东北航空 吉祥航空 新华航空 大新华航空 亚洲航空 阿联酋航空 新加坡航空 大韩航空
美联航 卡塔尔航空 达美航空 韩亚航空 奥凯航空 汉莎航空 马来西亚航空 三亚机场 厦门机场 南京机场 西安机场 重庆机场 成都机场 杭州机场 拉萨机场
首都机场 浦东机场 南苑机场 广州机场 石家庄机场 郑州机场 武汉机场 长沙机场 昆明机场 虹桥机场 深圳机场 沈阳机场 大连机场 长春机场 哈尔滨机场
机场 地铁 公交 长途汽车 高铁站 火车站 列车晚点 列车停运 火车票改签 团体票 预售期 手机订票 学生票 和谐号 CRH 乘务员 退票 售票时间 余票查询
北京地铁 上海地铁 广州地铁 深圳地铁 天津地铁 重庆地铁 南京地铁 杭州地铁 成都地铁 西安地铁 昆明地铁 沈阳地铁 大连地铁 苏州地铁

 

高铁时刻
京沪高铁时刻表 京津城际时刻表 武广高铁时刻表 郑西高铁时刻表 福厦动车时刻表 成灌快铁 广深港高铁 沪昆高铁 成渝高铁 沪汉蓉高铁 宁杭甬高铁
沪宁高铁时刻表 沪杭高铁时刻表 京广高铁时刻表 哈大高铁时刻表 宁杭高铁时刻表 广深高铁时刻表 厦深高铁 宜万高铁 汉宜高铁 京福高铁 合福高铁
网上订票
京沪高铁网上订票 武广高铁网上订票 郑西高铁网上订票 沪宁高铁网上订票 沪杭高铁网上订票 余票查询 火车票代售点 特价机票 火车票订票官网
火车票网上订票 12306 铁路网上订票 订票电话 高铁票 动车网上订票 学生票 儿童票 团体票 火车站订票官网 列车时刻表及票价查询
城市线路
无锡 长春 青岛 大连 太原 合肥 南昌 南宁 昆明 贵阳 株洲 衡山 泰安 岳阳 中山 常州 宿州 哈尔滨 石家庄 乌鲁木齐 海口 三亚 珠海 东莞 佛山
万州 宜昌 镇江 宿州 枣庄 德州 温州 宁波 嘉兴 沈阳 西宁 兰州 徐州 洛阳 九江 商丘 吉林 蚌埠 阜阳 曲阜 香港 台湾 拉萨 银川 泉州 廊坊 唐山
秦皇岛 呼和浩特 许昌 新乡 安阳 漯河 信阳 驻马店 保定 邢台 邯郸 营口 鞍山 辽阳 铁岭 四平 松原 荆州 淮南
广东 广西 浙江 福建 云南 贵州 江西 河南 河北 山西 陕西 甘肃 新疆 青海 西藏 江苏 安徽 湖北 湖南 四川 吉林 辽宁 宁夏 海南 黑龙江 内蒙古
兰新铁路 大秦铁路 郑万高铁 德龙烟铁路 杭黄高铁 沪通铁路 京九铁路 渝新欧铁路 深茂铁路 连盐铁路 津保铁路 郑开城际铁路 沈抚城际铁路
青连铁路 宁安铁路 川藏铁路 昌吉赣铁路 兰渝铁路 西武铁路 武黄铁路 成绵乐铁路 成贵高铁 郑合高铁 西成高铁 漯阜城际铁路 柳南城际铁路
京张铁路 济青铁路 泛亚高铁 渝利铁路 宜万铁路 宁西铁路 赣深高铁 张唐铁路 银西高铁 津秦高铁 长株潭城际铁 京唐城际铁路 广珠城际铁路
徐连高铁 商杭高铁 郑渝高铁 郑太高铁 郑济高铁 西渝高铁 遂渝高铁 西宝高铁 湘桂高铁 石济高铁 呼张高铁 合宁高铁 合武高铁 杭福深高铁
达成铁路 太焦铁路 郑焦高铁 吉珲高铁 额哈铁路 衢宁铁路 达万铁路 武九铁路 渝厦高铁 渝湘高铁 郑青高铁 成昆铁路 成兰铁路 怀邵衡铁路
九寨沟 张家界 丽江 大理 西双版纳 香格里拉 桂林 乌镇 婺源 黄山 泰山 华山 庐山 武夷山 秦皇岛 峨眉山 延安 敦煌 鄂尔多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