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地: 目的地:
查车次:
查车站: 12306
  • 2018年07月11日   来源:澎湃新闻网   我要投稿铁路投稿/媒介发稿请加QQ

  • 内容提要:  翻开2006年以前的中国交通地图册,西藏自治区是一片大面积的空白,你无法找到任何一块黑白间隔的长长条纹图形。即便和它相邻的青海省,也仅有一条铁路,从甘肃扑进来,连接西宁,再绵延至格尔木。剩下的,仍旧是大面积的空白。杳无人烟的荒芜,天人永隔的落寞。...
  •  

      “到格尔木,中国的铁路到头了。”在冰窖般的车厢里冻了整整一夜后,民谣歌手周云蓬把这段经历写在了散文集《绿皮火车》中。

      翻开2006年以前的中国交通地图册,西藏自治区是一片大面积的空白,你无法找到任何一块黑白间隔的长长条纹图形。即便和它相邻的青海省,也仅有一条铁路,从甘肃扑进来,连接西宁,再绵延至格尔木。剩下的,仍旧是大面积的空白。杳无人烟的荒芜,天人永隔的落寞。

      列车奔驰在荒原中本文图均为巴伐利亚酒神图

      后来才知道,从西宁到格尔木的这条铁路,有个正式的名字叫“青藏铁路一期工程”。在那个血肉铸长城的年代,共有6万多名铁道兵涌入海拔3000多米的高原,从青海湖和塔里木盆地一路奋战到了昆仑山脚下,最终却在不可逾越的高原冻土面前,败下阵来。这一败,整整败了30多年。周云蓬在绿皮火车上懊恼那个离他远去的姑娘时,格尔木还是中国铁路遥不可及的尽头。

      有过几次搭火车行走在青藏一期的历程。那时从西宁到格尔木的7581次列车,还是能够打开车窗的绿皮火车。惊为天人的关角山铁路展线群也没有废弃。火车撕破地平线,带来了调色盘一般蔚蓝的青海湖。不谙世事的女孩兴奋地直跳,问她的妈妈这是不是大海?妈妈笑着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车厢像个熔炉,把不同民族的乘客锻打在一起,他们用唾沫星子和扑克牌消解人生,在绿皮火车上进行这辈子第一次也可能最后一次的相遇。火车驶过海子诗歌里那个雨水中荒凉的小城德令哈,最后变成沉默的刺客,一头扎进格尔木火车站的夕阳中。

      但我却从未涉足传说中的“青藏铁路二期工程”。从格尔木到拉萨,那条真正诠释“天路”的铁路区段。它一次次出现在别人的游记和相机SD卡中,几乎成为诗和远方的某种代言,烂俗透了。从我生活的城市上海,到日光倾城的拉萨,只消一趟Z164次列车,便可为这个始终未尽的梦想买单。可是谈何容易,每逢把这个念头付诸中国铁路12306的app时,它总是回以我一票难求的反馈。于是一次无心插柳的试探下,意外发现六月某日的Z164上还有几张剩余卧铺,便未经多少理想与现实之间的纠葛,将它迅速变成手机里的一张“未出行订单”。

      太白山与秦岭

      我看见雪山之巅的雄鹰,以及草原深处的牦牛。睁开眼睛,却不过是梦境一场。列车已远离中原之地的牵绊,正驰骋在广袤的渭河平原上。这是陇海铁路的咽喉要道,连接了中原和大西北。此时的我,正置身于宽敞明亮的Z164次列车车厢之中。它满载着一车操着不同方言的乘客,向着彼此共通的一个目的地——拉萨车站驶去。

      车上的乘客

      即便未见其人,亦能先闻其声。一群来自杭州的中老年旅行团,从起点上海站伊始,她们的声音便一直回荡在车厢的各个角落。我并不知晓这群人彼此之间的关系,究竟是前同事,还是相识数年的老朋友,但让车厢里其他乘客叹服的是,她们能够以一种惊人的默契,将各自的讲话音调控制在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区间段:虽然略显聒噪,却也不至于让人心生反感,仿佛一台电脑里精准的声音输出控制系统。

      不少年轻人会坐在中国卧铺车厢特有的边座上,或歪着脑袋地看风景,或对着窗外发呆。一个穿着蓝色阿迪达斯三叶草T恤的男孩,手捧着一本保罗·科埃略的《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陷入一幅埋头苦读的状态,丝毫不顾及周围来来往往的啤酒花生八宝粥。而坐在我对面的一位女生,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远处的群山,似乎对这趟火车旅途有着浓郁又新鲜的执念。

      我们叫她小吴好了。此次她利用跳槽的间歇,手一滑抢到了进藏的卧铺车票,差不多和我相似的动机,那便是没有动机,说走就走。稍稍不同的是,她有个好朋友生活在拉萨,算是有了落脚点,可以更悠闲地去面对未知的旅程。与不少坐火车去西藏的旅客类似,小吴选择搭乘这趟火车,并非出于一种节省旅费的考量,而是无法抗拒青藏铁路几乎零差评的沿途景观诱惑。

      快要接近宝鸡车站之时,一座头顶白雪的巍峨山峰,如一位英姿飒爽的勇士那般,从连绵的群山之中脱颖而出,在车厢靠左一侧的车窗中留下了清晰的印记。这便是海拔3700多米的太白山,而铁路南麓的那一连串远山,正是隔断了中国南北方的秦岭。“今天的运道不错,天格外透。”我对小吴说。这绝非一种安慰,以往每逢车过太白,总是遇到灰蒙蒙的雾霾天。秦岭变成了如山水画的线条那般朦胧,太白山更是像顽皮的孩子那般若隐若现。人生何其短,谁知道下一次又逢怎样的鬼天气。睁大眼睛贪婪地多看几眼,才不枉这一次的最佳邂逅。毕竟,在夏天的平原之上望见雪峰,除了撞大运之外你别无指望。

      凌晨四点的格尔木

      传说中的25T青藏高原型车厢上,应当配有制氧系统和供氧装置等,并且具有藏文的信息显示。但从这趟Z164次列车车厢的内部设施判断,它与普通的25T型客车似乎并无二致。谜团在夜晚九时的西宁车站得以揭晓:所有乘客需要带上全部行李,下车换乘站台另一侧的25T青藏高原型列车。这一回,总算能够亲眼见到车厢两侧的管路供氧口了。不过好奇归好奇,谁也不希望在明天青藏铁路最美丽的时刻,鼻子上被一根长长的呼吸管无情地刺入。

      从这一刻起,货真价实的青藏车厢,载着一车货真价实的进藏乘客,货真价实地踩在了青藏铁路上。夜幕下的青海湖,早已变成了煤黑色的噪点,在大多数人的睡梦中神不知鬼不觉地错过了,仿佛从未出现那般。姐姐,今晚我们都在德令哈游荡,只不过一场美梦被阵阵凌厉的东北话击碎,惊醒在凌晨四点的格尔木。

      凌晨的格尔木站台

      “格尔木,那是通往西藏的路。车厢里,有更多的人在念经。酥油茶的味道,陌生的站名,晚上,车里很冷,外面是火星一样的茫茫盐湖,我感到透骨的孤单。很后悔,干吗偏让她做自己的女朋友,就一路说说话不也很幸福吗?”

      周云蓬在绿皮火车上悲伤刺骨,他的东北老乡却接二连三地往车上赶。我从铺位上跳下来,双脚刚踏在格尔木冰冷的站台上,便察觉到一种令人无法忍受的寒意。Z164次要在格尔木停靠25分钟,以方便调换车头的作业完成:列车即将告别青藏一期的电气化铁路,火车头也将替换为两座美国GE公司生产的NJ2型内燃机车,来完成剩下的青藏铁路二期的运输任务。

      荒原,永恒的荒原

      再次苏醒的时候,窗外那个世界荒凉到近乎不食人间烟火,如果不是G109国道上的重型厢式卡车,说自己被弃置到一个陌生的星球都不足为奇。在阿姨们的杭州话和大叔们的东北话交相呼应下,列车早已将雄壮的昆仑山甩在了北方,头也不回地驶入了可可西里的荒原。

      荒原无边无际

      荒原,无尽的荒原。可可西里的荒原上,没有英国诗人艾略特笔下掺杂着回忆和欲望的丁香,只有野草、戈壁、海子,以及不经意闯进火车视线中的藏羚羊和野驴。要鉴别这些精灵们何时出现,异常简单。不用像狙击手一样盯着车窗,只消竖起耳朵,听听这些阿姨们那不时划破寂静的“喔唷”声,便能准确捕捉到它们的动向。这时所有人都会扑在车窗前,用手中的快门记录这一转瞬即逝的景象。有趣的是,这些阿姨们的摄影器材,也呈现出两个极端趋势:要么是厚重的单反加长焦,要么是一台轻便的安卓手机。

      大多数时候,青藏铁路总是与G109国道(青藏公路)齐头并进。四年前,曾和朋友一起自驾这条公路出藏。荒原之上,我们亲眼目睹了一群秃鹫,在分食一头死去的牦牛。场面血腥、惊悚,却又让人忍不住驻足观望。这是大自然最最公平的自然法则,从生命诞生的伊始,便始终在这片荒原中维系至今。那些呼啸而来的钢铁巨兽,或许能吓退一头胆小的藏羚羊,却并不能改变它们在这片土地生生不息的自然规律。如今,绿色的铁蛇在这片已经存在了两亿多年的可可西里荒原上逶迤着,但与大自然的不可捉摸相比,它的威慑力还不足以教这些奔跑着的藏地生灵们跪地臣服。

      荒原上的藏野驴

      翻越唐古拉

      “爬过了唐古拉山,遇见了雪莲花”,郑钧在《回到拉萨》里呼喊着。而痛仰乐队则在《扎西德勒》里轻快地吟唱起,“荒原掠过,纳木错掠过,唐古拉山望着往来的过客”。这样赞颂唐古拉山的歌究竟还有多少?恐怕数也数不清。

      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冻土隧道风火山,掠过了,长江的源头沱沱河,掠过了,一座座连绵的雪山横亘在眼前了,火车终于要翻越青海和西藏的界山唐古拉山了。

      唐古拉站

      雪山连绵

      车窗外,那一支支几乎唾手可得的大型雪山冰淇淋,散发着一种令人眩晕般的致命诱惑;车窗内,那一个个几小时前还兴奋异常的叔叔阿姨们,却感受到一种头晕目眩的致命痛楚。高原反应是一个披着隐形衣的魔,在猝不及防中直接剥夺一个人的生理健康。经过一番徒劳地挣扎,睡在我下铺的那位阿姨,终于向列车员要来了氧气瓶。

      但凡进藏的攻略上,一般都会宣扬两种比较普遍被认可的观点。一是倘若感觉到呼吸局促,出现高反征兆,先尽量不要吸氧,而是试着用休息的方式调整身体,逐步适应高原。否则的话,可能患上氧气瓶依赖症。二是在进藏方式上,相对飞机一下子降落到海拔3600多米的拉萨贡嘎机场,搭乘青藏铁路列车能够逐步让身体适应高原的节奏,所以火车进藏是相对轻松和舒服的方式。

      这里不说第一点,单说火车进藏这条。原本我也是此种观点的忠实捍卫者,但当真正置身于翻越唐古拉的列车上,才彻底体会到了为何将这条铁路称之为“天路”,以及由此带来的痛苦与艰涩。即便身在拥有弥散式供氧的高档车厢里,一个人仍旧要和残酷的青藏高原进行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从昆仑山的玉珠峰附近开始,列车便置身于海拔4000米以上的区域之内,在接近唐古拉山口的时候,海拔更是上升到了4800米以上。总算把天梯一般的唐古拉山甩在身后了,列车还要在海拔4500米以上的那曲地区长途跋涉数个小时……

      如果再考虑到将近两天两夜的旅途疲惫,那么火车进藏显然也不是一件悠然自得的事情了。所以当下铺的杭州阿姨从鼻式吸管中一脸放松地汲取氧气时,车厢里的乘客都产生了一种兔死狐悲般的微妙氛围。大伙都不敢造次,安静地待在各自的领地,羔羊般沉默。“七年前咱们来西藏的时候,我最多有点头晕。现在,开始觉得胸闷的不得了。”从格尔木上车的一东北男人无奈地讲出这句话之后,唐古拉车站的白色站牌终于浮现在了车窗之外。而这趟Z164次列车,却仍旧不知疲倦地奔跑着,丝毫不顾及它的乘客是否注意到了这座独一无二的火车小站。

      这是这颗星球上海拔最高的一座火车站。5068米的巍巍高度,超出了世界第二的秘鲁蒂克里奥火车站整整200多米。

      那些向列车敬礼的人

      矗立在荒原之上的,并非只有牛羊。如果你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也许会发现一个纹丝不动的“黑点”,在大多数人眼皮一眨的电光火石间,被疾驰而过的列车无情略过。相信任何一个有缘看见“黑点”的人,内心都是一面被石子击中的湖水,再也无法保持平静。

      那些“黑点”,是一群向着列车敬礼的人。每隔几公里,便至少有这样一名身穿黑色制服的人。他们在海拔4000多米的荒原上,在烈日和雨雪的肆意凌虐下,以坚忍的毅力和军姿般的庄严,保护着这条神圣的铁路。

      他们是青藏铁路沿线的护路工人。听说,他们并不属于铁路职工的编制,而护路也只能算作一种自愿加入的兼职。他们的真实身份,其实都是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藏族牧民。

      铁路部门似乎并没有出台向着列车敬礼的强制性规定。那么我想这些风吹日晒的护路工人,已经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内心的某种情结。我们没必要将其煽情地上升为信仰之类高度,但请无论如何要记住这些像植物般扎根在荒原上的“黑点”。如果可以的话,请向他们用力地挥挥手。

      因为这可能是青藏铁路上最美的一幅定格。

      措那湖,比海更蓝

      火车驶过措那湖

      列车抵达西藏后,便进入了传说中的藏北无人区——羌塘自然保护区的一部分。此时已是下午1点,车上大部分乘客已经疲态尽显。在这样一种心魔的操控下,窗外的风景也愈加荒凉起来,且带着一种孤芳自赏的疏离感。

      自古以来,大羌塘便是令人敬畏的不毛之地。它是属于野牦牛、野驴、藏羚羊、雪豹、山猫、藏狼和西藏棕熊们的地盘,一切带野字的动物方可准入。偶有一些勇士们冒险涉入,有的走了出来,有的不见踪迹。

      绿色铁蛇带来了工业文明的足迹,以及世人如梦方醒后的修正主义。再没有当初建设成昆铁路时人定胜天式的狂狷,取而代之的是对这片灵境之地的足够尊重:铁路尽量避开了一些野生动物的活动区域,并在沿途修建了33个野生动物迁徙的通道。每一寸高高凸起的路基下面,也都进行了草皮移植。

      车厢右侧突然出现了一片海,在乌云遮蔽天空的草原上。一片青蓝色的水域,将半死不活的乘客变成了半活不死。他们振臂高呼,摇身一变为那些发现新大陆的探险家。每每这个时候,旅行便不再需要任何所谓的意义。从这条铁路开通伊始,已经有2700多万人亲眼见证了这片青蓝之海,在他们心花怒放的火车旅程之中。这片青蓝,可能早已司空见惯,甚至厌倦了旅人们矫情的感慨。毕竟,我们只能排在这2700多万人之后,已然无法更改。可青蓝出现在彼此的生命之中,仍是不容辩驳的第一次啊。纵然无数相机的内存卡上早已塞满了你的容颜,但这又何妨。火车正在加速离开,双层挡风玻璃上布满了污浊,那也许是先前乘客叹息的口水所致,但这又何妨。谁也不能阻拦一个任性的游客遇见这片青蓝之后的忘乎所以。

      这就是措那湖,它比海更蓝,比海更深。

      抵达拉萨

      绿色的铁蛇再逶迤,也终将缓缓抵达目的地。一场荒蛮的暴雨之后,迎接列车的是万丈光芒的拉萨城,这是一份大自然的慷慨,仿佛天空中飘来的哈达。

      即将抵达拉萨

      飞行器,也许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但也让人类失去了一步步爬上高原的乐趣。相形之下,公路和铁路从平原延伸而来,像一座座通往天堂的阶梯,令人震撼不已。而与八条能够进藏的公路相比,青藏铁路却是现阶段独一无二的进藏铁路。

      我们翘首期盼着未来的川藏铁路,甚至中尼铁路的早日完工。不过在此之前,火车仍旧要孤独地奔跑在青藏铁路上,载着一车车为梦而来的旅客。


 

 



铁路资讯评论投稿邮箱:news@gaotie.cn ,QQ:97681299

  • 声明:来源如未特别标注“来源:高铁网”,均系转载自官方媒体或其他网站,版权归原创者所有。本站转载旨在使信息更广泛地传播以更好地发挥其价值,但并不代表本站完全认同其观点,请读者独立思考辨别,本站不承担因此文产生的任何责任。若发现站内有不合法律规范或侵权之处请联系我们(webmaster@gaotie.cn),我们将尽快核实处理。本站原创内容欢迎转载,请联系本站获得书面授权许可。









 

 




中国铁路总公司 北京铁路局 哈尔滨铁路局 沈阳铁路局 太原铁路局 呼和浩特铁路局 郑州铁路局 武汉铁路局 兰州铁路局 昆明铁路局
西安铁路局 济南铁路局 上海铁路局 南昌铁路局 广铁集团 南宁铁路局 成都铁路局 青藏铁路公司 乌鲁木齐铁路局 国家铁路局 中国铁路 铁路改革
中国航空 航班查询 国航 南方航空 东方航空 西部航空 上海航空 深圳航空 厦门航空 山西航空 海南航空 山东航空 春秋航空 华夏航空 联合航空
天津航空 重庆航空 大连航空 四川航空 河北航空 东北航空 吉祥航空 新华航空 大新华航空 亚洲航空 阿联酋航空 新加坡航空 大韩航空
美联航 卡塔尔航空 达美航空 韩亚航空 奥凯航空 汉莎航空 马来西亚航空 三亚机场 厦门机场 南京机场 西安机场 重庆机场 成都机场 杭州机场 拉萨机场
首都机场 浦东机场 南苑机场 广州机场 石家庄机场 郑州机场 武汉机场 长沙机场 昆明机场 虹桥机场 深圳机场 沈阳机场 大连机场 长春机场 哈尔滨机场
机场 地铁 公交 长途汽车 高铁站 火车站 列车晚点 列车停运 火车票改签 团体票 预售期 手机订票 学生票 和谐号 CRH 乘务员 退票 售票时间 余票查询
北京地铁 上海地铁 广州地铁 深圳地铁 天津地铁 重庆地铁 南京地铁 杭州地铁 成都地铁 西安地铁 昆明地铁 沈阳地铁 大连地铁 苏州地铁

 

 

高铁时刻
京沪高铁时刻表 京津城际时刻表 武广高铁时刻表 郑西高铁时刻表 福厦动车时刻表 成灌快铁 广深港高铁 沪昆高铁 成渝高铁 沪汉蓉高铁 宁杭甬高铁
沪宁高铁时刻表 沪杭高铁时刻表 京广高铁时刻表 哈大高铁时刻表 宁杭高铁时刻表 广深高铁时刻表 厦深高铁 宜万高铁 汉宜高铁 京福高铁 合福高铁
网上订票
京沪高铁网上订票 武广高铁网上订票 郑西高铁网上订票 沪宁高铁网上订票 沪杭高铁网上订票 余票查询 火车票代售点 特价机票 火车票订票官网
火车票网上订票 12306 铁路网上订票 订票电话 高铁票 动车网上订票 学生票 儿童票 团体票 火车站订票官网 列车时刻表及票价查询
城市线路
无锡 长春 青岛 大连 太原 合肥 南昌 南宁 昆明 贵阳 株洲 衡山 泰安 岳阳 中山 常州 宿州 海口 三亚 珠海 东莞 佛山 唐山 营口 鞍山 辽阳
万州 宜昌 镇江 宿州 枣庄 德州 温州 宁波 嘉兴 沈阳 西宁 兰州 徐州 洛阳 九江 商丘 吉林 蚌埠 阜阳 曲阜 香港 台湾 拉萨 银川 泉州 廊坊
安阳 漯河 信阳 保定 邢台 邯郸 铁岭 四平 松原 荆州 淮南 鹤壁 孝感 咸宁 衡阳 郴州 韶关 清远 铜陵 黄山 上饶 南平 绍兴 义乌 金华 衢州
六安 汉口 潜江 恩施 遂宁 开封 渭南 宝鸡 咸阳 都匀 桂林 贺州 肇庆 贵港 梧州 云浮 漳州 汕尾 惠州 阳泉 大同 沂州 晋中 临汾 运城 陇南
广元 南充 张掖 酒泉 哈密 三明 台州 宁德 绵阳 德阳 眉山 乐山 莱阳 烟台 威海 湖州 鄂州 黄冈 茂名 湛江 永州 全州 柳州 长治 晋城 焦作
黄石 达州 日照 赣州 河源 益阳 濮阳 聊城 安庆 西昌 临沂 广安 江门 阳江 淮安 汉阳 襄阳 十堰 巴中 汉中 吉安 百色 周口 阜宁 盐城 亳州
芜湖 宜宾 南阳 资阳 内江 遵义 衡水 潍坊 淄博 天水 承德 朝阳 阜新 霸州 锦州 盘锦 自贡 泸州 随州 扬州 泰州 南通 毕节 安康 许昌 新乡
鹰潭 抚州 新余 宜春 萍乡 湘潭 娄底 邵阳 怀化 安顺 曲靖秦皇岛 嘉峪关 攀枝花 张家口 连云港 平顶山 吐鲁番 葫芦岛 三门峡 乌兰察布
哈尔滨 石家庄 驻马店 乌鲁木齐 呼和浩特
川南铁路 广汕高铁 杭温高铁 京昆高铁 宁启铁路 十宜铁路 兴泉铁路 渝黔高铁 杭海铁路 合六铁路 济莱铁路 隆黄铁路 蓉昆高铁 皖赣高铁
合安铁路 合青高铁 渝黔铁路 成安高铁 金建铁路 潍莱高铁 西康铁路 盐通高铁 成雅铁路 梅汕高铁 渝万铁路 玉磨铁路 徐盐高铁 宝兰高铁
徐连高铁 商杭高铁 郑渝高铁 郑太高铁 郑济高铁 西渝高铁 遂渝高铁 西宝高铁 湘桂高铁 石济高铁 呼张高铁 合宁高铁 合武高铁 杭福深高铁
兰新铁路 大秦铁路 郑万高铁 德龙烟铁路 杭黄高铁 沪通铁路 京九铁路 渝新欧铁路 深茂铁路 连盐铁路 津保铁路 郑开城际铁路 沈抚城际铁路
青连铁路 宁安铁路 川藏铁路 昌吉赣铁路 兰渝铁路 西武铁路 武黄铁路 成绵乐铁路 成贵高铁 郑合高铁 西成高铁 漯阜城际铁路 柳南城际铁路
京张铁路 济青铁路 泛亚高铁 渝利铁路 宜万铁路 宁西铁路 青荣城际铁路 连淮杨镇铁路 广珠城际铁路 长株潭城际铁 湛茂阳城际铁路 京唐城际铁路
鲁南高铁 雅万高铁 包海高铁 张吉怀高铁 昌景黄铁路 长益常铁路 环渤海高铁 沪苏湖高铁 京沪高铁二线 杭绍台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