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地: 目的地:
查车次:
查车站: 12306
  • 2020年01月22日   来源:华龙网   我要投稿铁路投稿/媒介发稿请加QQ

  • 内容提要:  2020年,是我国铁路部门推行“电子客票”的首个春运,近日,记者走进重庆北站、重庆西站,听返乡旅客讲述他们与火车票的故事。小小火车票变化背后,不变的是,那一份乡愁、团圆的心。...
  •  

      1980年,《人民日报》首次使用“春运”来报道大规模春节客运。40年来,从白色的硬板票、粉红色的软纸票、蓝色的磁介质车票到今天的“电子客票”,一张火车票的变迁,连着千万人的他乡与故乡,也见证着中国春运的变迁。
      
      2020年,是我国铁路部门推行“电子客票”的首个春运,近日,记者走进重庆北站、重庆西站,听返乡旅客讲述他们与火车票的故事。小小火车票变化背后,不变的是,那一份乡愁、团圆的心。
      
      爱情 买火车票“买来”丈夫
      
      龙红玉,30岁,重庆潼南人,到广州增城打工已经近10年了,在她遇见现在的丈夫前,因为春节火车票“一票难求”,她几乎不会回家过年。
      
      刚到广州的第一年,离春节还有半个月,龙红玉一早就来到增城火车站的售票大厅,放眼望去,每个售票窗口前都排着购票的长队。从早上8点多排到下午6点,龙红玉始终没能买上票,那年春节,她第一次一个人在他乡度过。此后的春节,她也再没有回过家,直到认识了现在的丈夫。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他,只是没说过话。”都在一个工厂上班,龙红玉一直都知道,在重庆老乡的圈子里,有一个愿意帮大家去买火车票的好好先生。在朋友的介绍下,他们相识了,也是从那一年开始,龙红玉又开始在春节坐火车回家了,因为每当春节前夕,都会有一个人为她买好返乡的火车票,在给她送来时用重庆的乡音对她说:“嘞,你的票,拿好哦。”
      
      不知不觉间,每年看到那个帮她买火车票的人,拿到那张回家的火车票就是龙红玉最高兴的事。
      
      后来,互联网购票开始普及,龙红玉也不再需要别人帮忙购票了,但她也在那时和丈夫确认了恋爱关系,直至结婚生子。
      
      “现在我们一家人每年都可以轻松购票回家了,这是以前在外打工时不敢想的。”在龙红玉心中,那张返乡的火车票就意味爱情,有一个小伙子,会用春运买火车票的“借口”,为她在火车站通宵排队购票。后来,火车票不再需要通宵排队购买了,但她却收获了爱情,那一刻,火车票对她来说就是一段关于爱情的记忆。
      
      今年,龙红玉与丈夫带着他们的两个孩子又踏上了返乡的归途,当重庆北站北广场的广播响起检票通知,龙红玉站起身跟丈夫说:“给爸妈打个电话,说我们要从重庆上车了,很就快到家了。”
      
      回家 从两个人到四个人
      
      17日下午2点过,重庆西站候车厅,万先容怀抱一岁大的儿子,手中端着饭盒,忙着给孩子喂饭,眼睛不时看向在旁跑来跑去的大女儿。丈夫刘湘雨则跑去给孩子接热水。两人座位旁堆着4大包行李。
      
      37岁的万先容是重庆人,老公是吉林人。夫妻俩在重庆工作,已有4年没回过吉林。今年,夫妻俩要带着两个孩子回吉林看爷爷奶奶。
      
      在重庆西站候车厅,万先容带着两个孩子准备回吉林老家。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尹建红摄
      
      回家的路并不近,他们从重庆西站出发,乘坐K1574列车前往吉林四平,车程43小时16分。
      
      万先容还记得,10年前,夫妻俩在北京打工,春运的火车票一旦开始发售,他们他就直奔火车站。当时的售票大厅,人山人海,一眼看去密密麻麻全是人,他们万先容在车站排队几个小时后只买到吉林的站票,两人在车上整整站了12个小时。“那个时候,一张火车票就是回家的所有希望。”
      
      这次,出发前,夫妻俩本想在网上购买卧铺车票,可网上选座位,一家四口不能坐在一起。最终,他们通过代售点购买了硬座车票。说着,刘湘雨从上衣口袋里,小心翼翼地掏出崭新的车票。
      
      “相比以前,现在买票还是方便很多了。”刘湘雨说,从前,他在车站要排队了几小时才买到车票。如今,购票方式变多,不仅可以现场购票,还可通过网上、代售点等购买。
      
      说话间,万先容手上并没停下。带着两个孩子回家,夫妻俩明显忙了很多。4大包行李里,有两包都是孩子的东西,装着奶粉、衣服、毛毯、作业本……“虽然累但到家更开心。”万先容说,车程虽然长,但坐着坐着就到了,可以让孩子看到爷爷奶奶,看到大雪……
      
      即将过闸进站,刘湘雨夫妻脸上洋溢着回家的喜悦。
      
      期盼 每一张票都是生活
      
      “麻烦等一下关窗口,我家里确实有急事,能不能通融一下再卖一张票给我?”1993年1月已经进入春运,一天中午,刚被调到重庆北站售票岗的朱薇正准备关闭售票窗口去吃午饭,一位背着编织制口袋的中年男人将手一下搭在了售票窗口边缘,带着恳求的语气请她再多售一张票。看着男子焦急的目光,朱薇一心软,又坐了下来打开了售票窗口,但她没想到,这一坐就是一整天,因为她再也不忍心将售票窗口的小门关上,有太多的人盼着这张票回家。
      
      “那时的火车票还是硬板票,只能在火车站里发售,不仅难买,而且价格也不便宜。”朱薇一家三代都是铁路人,她在售票岗位工作了30年,所以她从来都知道,火车票里都是生活。
      
      1994年春运期间,一位大妈来到重庆火车站售票窗口,买一张从重庆到成都的硬座车票。“当时票价十多元,她拿出来一个鞋盒子,哗啦就往桌子上倒,1分、2分、5分的钢镚噼里啪啦滚了一桌子。”朱薇说,她当时生怕硬币滚没了,赶紧满桌子去拦截,数了好一会儿,最后把车票递到了大妈手里。大妈走后没多久,又来了一位大叔,朱薇刚报了票价,就见他低下身去解鞋带,从脚底摸出几张粘在一起的10元纸币。朱薇接过钱时,还有点湿乎乎的感觉。“但我们都是理解的,因为那时,一张火车票等于半个月工资。”
      
      朱薇回忆,从前,一到春运,火车站附近都是一些等着买票的人,他们在这里打地铺排队,很有可能排上几天最终无功而返。“那时,很多人都是擦着眼泪离开的,一开始我还不懂他们的心酸,时间长了,我就明白了,每一张票的背后是一家人期盼的团圆。”
      
      朱薇说,30年来,火车票一直在优化,随着电子车票的发行,市民仅用身份证就能坐火车,购票用手机就能完成。在她看来,这不仅方便了市民,也是让曾经的那份回家的期盼变得触手可及。朱薇说:“有人说售票员就像营业员,车票就是商品,旅客交钱,我们出票。但我觉得,车票更像是一颗定心丸。买到票了,心定了,我们这些铁路人的本分,就是让大家高高兴兴地来,顺心如意地回家。”
      
      变迁 不变的是团圆
      
      在朱薇的记忆中,1997年以前都是硬板票,卖票就像抓中药,得“配”。如果旅客来买的是特快硬卧车票,不能直接在一张硬板票上打日期,得按照规定,先查询是否有座位,再取一张普快硬座票、一张硬卧票和一张特快票,把这三种票用胶水依次贴在硬板票上后,再用算盘算出总价。朱薇说:“这种票叫套票,售票员必须会打算盘,业务纯熟,才能把票卖对,销售这样的一套票起码要2分多钟。”
      
      1997年到2009年,全国范围内开始使用“软纸票”,底纹是粉红色的火车票,也增加了条形码,售票员直接用电脑操作,确认后打印。售票时间也由过去的手工售票最快的每张96秒缩短至3到5秒。直到2015年成渝高铁正式通车后,市民接触到了第三代蓝色的磁介质车票,由于这种车票可以自助取票,得到很多旅客的青睐。到了2020年,第四代火车票“电子客票”迎来了属于它的第一个春运。目前,电子客票已经覆盖了包括重庆在内的全国高铁车站,旅客只要刷身份证或手机二维码即可进站验票乘车。
      
      “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变革,无纸化出行,能节省大量纸张,也省去了旅客购票和取票时间。”重庆车站相关负责人表示,现在购买C、D、G字头车票的旅客无论通过哪种方式购票,铁路均不再出具纸质车票,旅客的手机会获取购票信息。仅春运首日,重庆火车站电子客票共计销售18.5万张,占总售票的81.5%。
      
      如今,裹着军大衣、排队几天几夜买火车票的画面几乎见不到了,那个画面已经成为历史的剪影,被永久封存。但归乡的“候鸟”们并没有停止回家的脚步,关于他们和那张车票的故事也将继续,因为在那终点等候他们的是家、团圆和幸福。
      
      华龙网记者 姜念月 刘艳


 

 



铁路资讯评论投稿邮箱:news@gaotie.cn ,QQ:97681299

  • 声明:来源如未特别标注“来源:高铁网”,均系转载自官方媒体或其他网站,版权归原创者所有。本站转载旨在使信息更广泛地传播以更好地发挥其价值,但并不代表本站完全认同其观点,请读者独立思考辨别,本站不承担因此文产生的任何责任。若发现站内有不合法律规范或侵权之处请联系我们(webmaster@gaotie.cn),我们将尽快核实处理。本站原创内容欢迎转载,请联系本站获得书面授权许可。









 

 




中国铁路总公司 北京铁路局 哈尔滨铁路局 沈阳铁路局 太原铁路局 呼和浩特铁路局 郑州铁路局 武汉铁路局 兰州铁路局 昆明铁路局
西安铁路局 济南铁路局 上海铁路局 南昌铁路局 广铁集团 南宁铁路局 成都铁路局 青藏铁路公司 乌鲁木齐铁路局 国家铁路局 中国铁路 铁路改革
中国航空 航班查询 国航 南方航空 东方航空 西部航空 上海航空 深圳航空 厦门航空 山西航空 海南航空 山东航空 春秋航空 华夏航空 联合航空
天津航空 重庆航空 大连航空 四川航空 河北航空 东北航空 吉祥航空 新华航空 大新华航空 亚洲航空 阿联酋航空 新加坡航空 大韩航空
美联航 卡塔尔航空 达美航空 韩亚航空 奥凯航空 汉莎航空 马来西亚航空 三亚机场 厦门机场 南京机场 西安机场 重庆机场 成都机场 杭州机场 拉萨机场
首都机场 浦东机场 南苑机场 广州机场 石家庄机场 郑州机场 武汉机场 长沙机场 昆明机场 虹桥机场 深圳机场 沈阳机场 大连机场 长春机场 哈尔滨机场
机场 地铁 公交 长途汽车 高铁站 火车站 列车晚点 列车停运 火车票改签 团体票 预售期 手机订票 学生票 和谐号 CRH 乘务员 退票 售票时间 余票查询
北京地铁 上海地铁 广州地铁 深圳地铁 天津地铁 重庆地铁 南京地铁 杭州地铁 成都地铁 西安地铁 昆明地铁 沈阳地铁 大连地铁 苏州地铁

 

 

高铁时刻
京沪高铁时刻表 京津城际时刻表 武广高铁时刻表 郑西高铁时刻表 福厦动车时刻表 成灌快铁 广深港高铁 沪昆高铁 成渝高铁 沪汉蓉高铁 宁杭甬高铁
沪宁高铁时刻表 沪杭高铁时刻表 京广高铁时刻表 哈大高铁时刻表 宁杭高铁时刻表 广深高铁时刻表 厦深高铁 宜万高铁 汉宜高铁 京福高铁 合福高铁
网上订票
京沪高铁网上订票 武广高铁网上订票 郑西高铁网上订票 沪宁高铁网上订票 沪杭高铁网上订票 余票查询 火车票代售点 特价机票 火车票订票官网
火车票网上订票 12306 铁路网上订票 订票电话 高铁票 动车网上订票 学生票 儿童票 团体票 火车站订票官网 列车时刻表及票价查询
城市线路
无锡 长春 青岛 大连 太原 合肥 南昌 南宁 昆明 贵阳 株洲 衡山 泰安 岳阳 中山 常州 宿州 海口 三亚 珠海 东莞 佛山 唐山 营口 鞍山 辽阳
万州 宜昌 镇江 宿州 枣庄 德州 温州 宁波 嘉兴 沈阳 西宁 兰州 徐州 洛阳 九江 商丘 吉林 蚌埠 阜阳 曲阜 香港 台湾 拉萨 银川 泉州 廊坊
安阳 漯河 信阳 保定 邢台 邯郸 铁岭 四平 松原 荆州 淮南 鹤壁 孝感 咸宁 衡阳 郴州 韶关 清远 铜陵 黄山 上饶 南平 绍兴 义乌 金华 衢州
六安 汉口 潜江 恩施 遂宁 开封 渭南 宝鸡 咸阳 都匀 桂林 贺州 肇庆 贵港 梧州 云浮 漳州 汕尾 惠州 阳泉 大同 沂州 晋中 临汾 运城 陇南
广元 南充 张掖 酒泉 哈密 三明 台州 宁德 绵阳 德阳 眉山 乐山 莱阳 烟台 威海 湖州 鄂州 黄冈 茂名 湛江 永州 全州 柳州 长治 晋城 焦作
黄石 达州 日照 赣州 河源 益阳 濮阳 聊城 安庆 西昌 临沂 广安 江门 阳江 淮安 汉阳 襄阳 十堰 巴中 汉中 吉安 百色 周口 阜宁 盐城 亳州
芜湖 宜宾 南阳 资阳 内江 遵义 衡水 潍坊 淄博 天水 承德 朝阳 阜新 霸州 锦州 盘锦 自贡 泸州 随州 扬州 泰州 南通 毕节 安康 许昌 新乡
鹰潭 抚州 新余 宜春 萍乡 湘潭 娄底 邵阳 怀化 安顺 曲靖秦皇岛 嘉峪关 攀枝花 张家口 连云港 平顶山 吐鲁番 葫芦岛 三门峡 乌兰察布
哈尔滨 石家庄 驻马店 乌鲁木齐 呼和浩特
川南铁路 广汕高铁 杭温高铁 京昆高铁 宁启铁路 十宜铁路 兴泉铁路 渝黔高铁 杭海铁路 合六铁路 济莱铁路 成自宜高铁 宁宣黄高铁 京沪高铁二线
合安铁路 合青高铁 渝黔铁路 成安高铁 金建铁路 潍莱高铁 西康铁路 盐通高铁 成雅铁路 梅汕高铁 渝万铁路 沪苏湖铁路 渝长厦铁路 青荣城际铁路
徐连高铁 商杭高铁 郑渝高铁 郑太高铁 郑济高铁 西渝高铁 遂渝高铁 西宝高铁 湘桂高铁 合宁高铁 合武高铁 杭福深高铁 北沿江高铁 连淮杨镇铁路
兰新铁路 大秦铁路 郑万高铁 杭黄高铁 沪通铁路 京九铁路 深茂铁路 连盐铁路 津保铁路 隆黄铁路 蓉昆高铁 渝新欧铁路 德龙烟铁路 广珠城际铁路
青连铁路 宁安铁路 川藏铁路 兰渝铁路 西武铁路 武黄铁路 成贵高铁 郑合高铁 西成高铁 玉磨铁路 徐盐高铁 成绵乐铁路 昌吉赣铁路 郑开城际铁路
京张铁路 济青铁路 泛亚高铁 渝利铁路 宜万铁路 宁西铁路 滨潍高铁 丽香铁路 石济高铁 呼张高铁 深汕铁路 长益常铁路 沪苏湖高铁 沈抚城际铁路
鲁南高铁 雅万高铁 包海高铁 巢马铁路 池黄高铁 呼南高铁 京商高铁 荆岳高铁 包银高铁 宝中铁路 宝兰高铁 湛茂阳铁路 杭绍台铁路 京唐城际铁路
济莱铁路 隆黄铁路 蓉昆高铁 西康铁路 盐通高铁 成雅铁路 梅汕高铁 玉磨铁路 徐盐高铁 深茂铁路 皖赣高铁 环渤海高铁 昌景黄铁路 郑登洛铁路
广珠铁路 沪通铁路 青荣铁路 漯阜城际 柳南城际 陇海铁路 蒙内铁路 皖江铁路 连盐铁路 津保铁路 柳南铁路 长株潭铁路 张吉怀高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