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站: 到达站:
查车次:
查车站: 12306
  • 2017年03月04日   新闻来源:观察者网   编辑发布:高铁网 我要投稿(点击QQ仅限投稿)

  • 内容提要:  台湾高铁公司前副总朱登子被爆去年11月私自与大陆签署合作备忘录,台媒称此举可能将核心技术资料泄漏给大陆,朱登子也因此被台湾高铁予以警告。随后,朱登子在回应中也非常明确表示:“我们是去取经,人家才不会在乎我们的东西。”...
  • 高铁网(Gaotie.cn)03月04日讯:  台湾高铁公司前副总朱登子被爆去年11月私自与大陆签署合作备忘录,台媒称此举可能将核心技术资料泄漏给大陆,朱登子也因此被台湾高铁予以警告。随后,朱登子在回应中也非常明确表示:“我们是去取经,人家才不会在乎我们的东西。”
      
      台湾媒体这种集体迫害妄想症,用夜郎自大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无论是从技术上还是从商业上看,台湾高铁都是典型的反面教材。
      
      在技术上受制于日本
      
      上世纪90年代,台湾当局设立高速铁路工程筹备处,并以当局出资修建,同时借助民间资本参与的方式共同完成高铁建设。换言之,就是在政府财力有限的情况下,采取BOT模式开展基础设施建设工程。
      
      就具体的技术路线来说,当时台湾两大财团联盟展开了博弈,一个是台湾高铁联盟,另一个是中华高铁。台湾高铁联盟打算采用欧洲标准,而中华高铁打算采用日本标准。由于政治博弈和商业运作的结果,加上欧洲厂商的售后服务价格比较低,因而在第一轮较量中,采用欧洲标准的高铁联盟胜出,于是先按照欧洲标准搞起来。
      
      较量失败的中华高铁也随之解散了。就在此时,欧洲发生了件大事,德国ICE发生重大事故,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台湾岛内舆论也展开了欧洲技术标准安不安全的大讨论。
      
      由于台湾当局在政治上的亲美媚日,李登辉为拓展与日本关系,向相关部门施压,要求台湾高铁日本必须参与,并特别要求台湾高铁把车辆、信号等改换成日本新干线系统。虽然日本的新干线也曾经出过事故,但在日本方面宣传下,新干线以稳定安全闻名。
      
      台湾从日本购买了高速列车
      
      在日本方面与台湾当局磋商后,台湾当局不顾和欧洲方面签约且已经启动部分工程的情况,依旧不惜违约并支付了6500万美元的违约金,转而采用日本新干线技术。
      
      日本新干线公司拿到了核心机电工程合约,金额高达950亿元新台币(约合186.77亿元人民币),其后又陆续拿到了另外590亿元新台币(约合115.99亿元人民币)的轨道铺设工程。
      
      可以说,中国台湾在高铁技术上是完全受制于日本的,很多零件都必须向日商采购,一些保养维护工作也必须找日本方面来完成。因此,中国台湾并没有掌握高铁的核心技术,在自家高铁的核心技术都完全被日本掌握在手心,自身并没有掌握核心技术的情况下,台湾媒体“将核心技术资料泄漏给大陆”的说法就令人啼笑皆非了。
      
      BOT模式并非万能的神药
      
      1998年,台湾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由台高铁联盟的5家民企发起成立,并与“交通部”签订了一系列合约和备忘录。
      
      签订合约的主要内容有:
      
      高铁公司特许经营权包括高铁的兴建、运营以及车站用地和商用地开发,其中兴建、运营及车站用地开发的特许年限为签约后35年,商用地开发年限为签约后50年;特许期限届满时公司须将相应资产及其所有权无条件移交给政府;
      
      规定公司将营业利润的10%回馈“交通部”,累积总额不低于1080亿元新台币。台湾高铁的工程预算约为4000亿元新台币,要求其中有1200亿元新台币作为资本金,占总投资的30%,其余2800亿元新台币则向银行贷款。
      
      规定台当局的公方持股比重不得超过20%,但在BOT项目经营不善的情况下,当局有义务提前接手收购并维持高铁运营
      
      ……
      
      在最初的合约和备忘录中还规定发起股东的投资不能低于资本金的40%,但5家原始发起股东一直利用BOT合约中不完善的条款,减少自身投资资金,并不断诱使台湾当局的资金投入参与高铁建设,直到高铁正式开通运营时5家原始发起股东总共投入294亿新台币。
      
      由于5家原始发起股东在资金投入上的吝啬与迟缓,为解决资金缺口,(台)高铁公司先是向社会募集资金,又通过岛内25家银行融资3233亿元新台币……最终台湾高铁在2007年初开通运营,实际高铁建设经费达到4497亿元新台币,比计划的4000余亿元新台币超支了10%有余。
      
      另外,就造价而言,以京沪高铁做对比。京沪高铁全长1318公里,设计最高运营时速380公里,平均每公里造价约为1.67亿人民币。而台湾高铁总长345公里,设计最高运营时速300公里的铁路,平均每公里造价约为3.47亿元人民币。
      
      从台湾高铁建设的事件中看出,一些媒体鼓吹的BOT模式并不是万能的灵丹妙药,就台湾高铁的实际情况来看,主要建设的资金来源还是岛内25家银行的贷款。5家原始发起股东以投入294亿元新台币就获得了耗资4497亿元新台币建成的台湾高铁35年的运营权和50年的商用地开发权……
      
      更让人无语的是,由于掌握着公司运营权,且有过硬的政商关系,5家原始股东都承接了台湾高铁价值800多亿元新台币的分包业务,是其实际出资额的2.6倍。而根据台“监察院”的不完全调查,这几家大股东及其关联企业承揽的实际合同金额可能超过2000亿元新台币……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中国大陆在这方面应当引以为戒。
      
      运营中巨额亏损
      
      之前提到,台湾高铁在技术上是严重受制于日本的,台湾曾经刊登过一篇题为《高铁系统更新日商开价百亿》的报道。报道中提到,台湾高铁的核心机电系统,包括列车、行控、号志、通讯、电力、轨道等,当年采购金额达一、二千亿元新台币,其后续维修零部件、列车采购与系统升级全赖日本供应,“让日本予取予求”,“任其宰割”……在更换列车营运的神经中枢之称的行车控制中心系统时,日方更是要价100多亿元新台币(约合19.66亿元人民币)。
      
      因李登辉当年的媚日政策,放弃了欧洲系统,转而采用日本新干线,但因为政治上的需要,又不能完全抛弃欧洲厂商,所以台湾高铁的部分细节设计采用了欧洲标准,这就导致与日本新干线不兼容,两种系统不兼容与冲突的问题多达26项,不仅带来很多技术难题,还严重拖累工期,额外增加了约400亿元新台币的工程成本。在日后的运营中,由于欧洲标准和日本标准的不兼容,多次发生道岔信号异常,以及零部件损坏率高等情况。
      
      由于李登辉当时施压选择了日本新干线,导致后续的升级和维护只能选择日本厂商。由于在技术上完全受制于人,在重要零配件、列车采购及系统更新全部依赖进口,而日本供应商和售后服务又一贯以昂贵著称,这就导致台湾高铁的运营维护成本奇高,成为台湾高铁连年亏损的重要诱因。
      
      台湾高铁公司董事长刘维琪也公开表示,台湾高铁系统来自日本新干线系统,很多零件都必须向日商采购,在这样的情况下,造成维修成本偏高。
      
      中国台湾人口不过2000万,相对于中国内地14亿的庞大人口来说,运量严重不足,加上在技术上被日本牢牢把控,因而在正式运营还不满3年之际,就曾陷入严重财务危机濒临破产而被迫改组董事会,并于2010年初进行了大规模债务重组。
      
      即便到2015年台湾高铁运送旅客人数达到5056万人次,日均运送旅客近14万人次。但依旧无法改变台湾高铁悲剧的命运。台“交通部长”叶匡时公开承认,台湾高铁严格来说已经破产。
      
      叶匡时
      
      在2014年台湾当局“交通部长”叶匡时就与台湾高铁公司新任董事长范志强共同表示:
      
      台湾高铁公司在短期内就有破产的可能。
      
      他们要求台当局要么增拨300亿元新台币的补贴,并将高铁运营特许期从35年延长到65年或75年之间;要么干脆准备好5000亿元新台币,等着收下破产的台湾高铁。
      
      中国高铁在技术上和商业上双丰收
      
      中国高铁在近年来一直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从当年因事故带来的媒体一片追缴,到如今成为中国人民出行的首选交通工具,无论是商务活动,还是春运,高铁都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中国高铁已经成为中国制造的金名片。
      
      众所周知,中国高铁曾经引进过国外技术,而这也是很多网络舆论的攻击点,认为中国并不掌握高铁的核心技术。但事实上,高铁技术引进,和其他一些技术引进中附带的各种限制条款是不同的。以近年来国家大力发展的集成电路产业为例子。目前,Intel、AMD、IBM、ARM、VIA等厂商都在中国大陆找了合资或合作伙伴。
      
      很多技术引进和合资中,国外厂商都是有很多限制条款的,比如一些引进境外厂商的CPU项目,人家给你什么,你用什么,不能在此基础上修改最核心的CPU微结构,只能在外围和工艺上做优化,而引进一代CPU,良心一点的源码国内读懂部分,黑一点的国内根本无法解读。
      
      当境外厂商开发下一代CPU时,国内只能硬着头皮接着继续引进,也就是常说的“引进一代,落后一代,重复引进”。汽车产业也是类似,上汽的一位工程师曾对科工力量表示:连图纸上一条线都不能改……人家给你什么,你用什么。
      
      但高铁则不同,在引进之前,国内就有中华之星。换言之,国内在这方面是有比较坚实的技术积累和基础的,这就为将来对引进技术的消化吸收夯实了基础。加上引进时,在谈判中取得了比较有利的条件,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的限制,中国中车(601766)就吸收国外技术研发出自主技术标准。典型的代表就是“蓝海豚”和“金凤凰”,从牵引、制动,到网络控制系统等完全实现了自主。中国已经掌握了动车组九大关键技术和十项配套技术。
      
      目前,中国已经建成的高铁里程数高达2.2万公里,相比之下,只有日本、西班牙法国等少数几个国家运营里程数达2000公里左右,可以说,目前中国高铁运营里程数占了世界高速铁路运营总里程的60%。
      
      在高铁车速上,中国的车速也处于领先地位,在2014年试验车速就达到了605公里/小时,一举击败法国高速列车TGV创造的574.8公里/小时的世界记录。
      
      虽然现在高铁和动车的速度被锁定在200—300公里运行。但实际上完全可以达到更高的时速,只不过由于经济、安全方面的考虑,把高铁车速降下来。
      
      “中国电力机车之父”、中国工程院院士刘友梅表示:“试验列车时速突破600公里只是为了进行科学探索,民用高铁时速超过400公里已无性价比可言……法国高铁世界纪录是3000万欧元烧出来的纪录,在轮轨列车领域,民用高铁时速超过400公里,基本没有商业价值……当列车以每小时200公里行驶时,空气阻力占总阻力的70%左右,如果时速超过500公里,95%以上都是气动阻力,仅仅为了每小时多跑几公里、节约个把小时,把95%的能耗用于抗衡空气阻力上,显然非常没有经济效益……时速500公里以上列车所产生的噪音污染也将大幅增加。”

 

 



新闻评论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97681299

  • 声明:本站新闻来源处如未特别标注“来源:高铁网”,均系转载自官方媒体或其他网站,版权归原创者所有。本站转载旨在使信息更广泛地传播以更好地发挥其价值,但并不代表本站完全认同其观点,请读者独立思考辨别,本站不承担因此文产生的任何责任。若发现站内有不合法律规范或侵权之处请联系我们([email protected]),我们将尽快核实处理。另:本站原创内容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注明来源于高铁网。
高铁微信



 

 

 




中国铁路总公司 北京铁路局 哈尔滨铁路局 沈阳铁路局 太原铁路局 呼和浩特铁路局 郑州铁路局 武汉铁路局 兰州铁路局 昆明铁路局
西安铁路局 济南铁路局 上海铁路局 南昌铁路局 广铁集团 南宁铁路局 成都铁路局 青藏铁路公司 乌鲁木齐铁路局 国家铁路局 中国铁路 铁路改革
中国航空 航班查询 国航 南方航空 东方航空 西部航空 上海航空 深圳航空 厦门航空 山西航空 海南航空 山东航空 春秋航空 华夏航空 联合航空
天津航空 重庆航空 大连航空 四川航空 河北航空 东北航空 吉祥航空 新华航空 大新华航空 亚洲航空 阿联酋航空 新加坡航空 大韩航空
美联航 卡塔尔航空 达美航空 韩亚航空 奥凯航空 汉莎航空 马来西亚航空 三亚机场 厦门机场 南京机场 西安机场 重庆机场 成都机场 杭州机场 拉萨机场
首都机场 浦东机场 南苑机场 广州机场 石家庄机场 郑州机场 武汉机场 长沙机场 昆明机场 虹桥机场 深圳机场 沈阳机场 大连机场 长春机场 哈尔滨机场
机场 地铁 公交 长途汽车 高铁站 火车站 列车晚点 列车停运 火车票改签 团体票 预售期 手机订票 学生票 和谐号 CRH 乘务员 退票 售票时间 余票查询
北京地铁 上海地铁 广州地铁 深圳地铁 天津地铁 重庆地铁 南京地铁 杭州地铁 成都地铁 西安地铁 昆明地铁 沈阳地铁 大连地铁 苏州地铁

 

高铁时刻
京沪高铁时刻表 京津城际时刻表 武广高铁时刻表 郑西高铁时刻表 福厦动车时刻表 成灌快铁 广深港高铁 沪昆高铁 成渝高铁 沪汉蓉高铁 宁杭甬高铁
沪宁高铁时刻表 沪杭高铁时刻表 京广高铁时刻表 哈大高铁时刻表 宁杭高铁时刻表 广深高铁时刻表 厦深高铁 宜万高铁 汉宜高铁 京福高铁 合福高铁
网上订票
京沪高铁网上订票 武广高铁网上订票 郑西高铁网上订票 沪宁高铁网上订票 沪杭高铁网上订票 余票查询 火车票代售点 特价机票 火车票订票官网
火车票网上订票 12306 铁路网上订票 订票电话 高铁票 动车网上订票 学生票 儿童票 团体票 火车站订票官网 列车时刻表及票价查询
城市线路
无锡 长春 青岛 大连 太原 合肥 南昌 南宁 昆明 贵阳 株洲 衡山 泰安 岳阳 中山 常州 宿州 哈尔滨 石家庄 乌鲁木齐 海口 三亚 珠海 东莞 佛山
万州 宜昌 镇江 宿州 枣庄 德州 温州 宁波 嘉兴 沈阳 西宁 兰州 徐州 洛阳 九江 商丘 吉林 蚌埠 阜阳 曲阜 香港 台湾 拉萨 银川 泉州 廊坊 唐山
秦皇岛 呼和浩特 许昌 新乡 安阳 漯河 信阳 驻马店 保定 邢台 邯郸 营口 鞍山 辽阳 铁岭 四平 松原 荆州 淮南
广东 广西 浙江 福建 云南 贵州 江西 河南 河北 山西 陕西 甘肃 新疆 青海 西藏 江苏 安徽 湖北 湖南 四川 吉林 辽宁 宁夏 海南 黑龙江 内蒙古
兰新铁路 大秦铁路 郑万高铁 德龙烟铁路 杭黄高铁 沪通铁路 京九铁路 渝新欧铁路 深茂铁路 连盐铁路 津保铁路 郑开城际铁路 沈抚城际铁路
青连铁路 宁安铁路 川藏铁路 昌吉赣铁路 兰渝铁路 西武铁路 武黄铁路 成绵乐铁路 成贵高铁 郑合高铁 西成高铁 漯阜城际铁路 柳南城际铁路
京张铁路 济青铁路 泛亚高铁 渝利铁路 宜万铁路 宁西铁路 赣深高铁 张唐铁路 银西高铁 津秦高铁 长株潭城际铁 京唐城际铁路 广珠城际铁路
徐连高铁 商杭高铁 郑渝高铁 郑太高铁 郑济高铁 西渝高铁 遂渝高铁 西宝高铁 湘桂高铁 石济高铁 呼张高铁 合宁高铁 合武高铁 杭福深高铁
达成铁路 太焦铁路 郑焦高铁 吉珲高铁 额哈铁路 衢宁铁路 达万铁路 武九铁路 渝厦高铁 渝湘高铁 郑青高铁 成昆铁路 成兰铁路 怀邵衡铁路
九寨沟 张家界 丽江 大理 西双版纳 香格里拉 桂林 乌镇 婺源 黄山 泰山 华山 庐山 武夷山 秦皇岛 峨眉山 延安 敦煌 鄂尔多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