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地: 目的地:
查车次:
查车站: 12306
  • 2019年07月29日   来源:新京报   我要投稿铁路投稿/媒介发稿请加QQ

  • 内容提要: 列车在兰渝线上飞驰,沿途的油橄榄长成绿色的河,一代铁路人在这里相聚又分离,他们留下的这条线路将会见证中国铁路又一个100年——这条穿越“地质博物馆”的铁路,被国外工程师认为“不可能实现”的铁路,使用年限将会是整整100年。...
  •  

      时间不息,从1949到2019,一面五星红旗,四季栉风沐雨。七十春秋,一如旦暮。苍穹之下,河水之源,我们从未停止过寻找答案的脚步。 20世纪之初,一个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成为一代代中国人挥之不去的耻辱和记忆。彼时,卢沟桥的天是灰色的,松花江上的雨是灰色的,在一片死灰中,无数先贤志士不屈不挠,寻找救亡图强的答案。 1978年,穿过历史的波诡云谲,改革开放裹挟着时代之呼与民众之声,以势不可挡的姿态,在中国大地上开辟出新的路径,最终成就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时间之锚将一代人锁定在同一艘命运之船。再次叩问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之路,它的起点在哪里,目标与希冀又在何处,无数中国人用自己的作为,交出一份份答案。 在这里,我们试图去呈现这些答案。它们可能不尽完美,也不尽准确,但是,每一种答案所代表的诉求和力量都不可忽视。 将亿万个答案分门别类,置于宏大主题的区间,将涓涓民意与国家富强、民族福祉做乘法,即使面对再大的迷惘,再激烈的冲突,这些答案依然可以提炼出一个拥有坚定稳固内核的最大公约数。那就是我们对现代化的追求,对尊重常识、拥抱规则、融入世界的憧憬;对经济更发达、人民生活更美好的向往,对人的权利和责任意识成长的坚持。
      
      【编者按】 1919年,孙中山先生提出修一条连接西北与西南地区的铁路;
      
      1996年,甘肃宕昌县杨尕女在自己家的土墙上用炭枝画下自己的愿望——一列火车;
      
      2019年,兰渝铁路全线首开复兴号动车组列车。
      
      这条横亘甘肃与四川的铁路,穿越黄土高原区、秦岭高中山区的区域性大断裂带10条、较大断层87条、大的褶皱43个,被称为穿越“地质博物馆”的铁路。
      
      跨越千里空间的兰渝铁路背后,是百年设想变成现实的一部中国铁路发展史,是数百名工程师和上万名工人摸索出的中国技术。
      
      这条铁路,用226座隧道、396架桥梁,连接起13个国家级扶贫重点县和4个省级扶贫重点县,将这些地区和中国更广阔的土地上飞速发展的现代文明同步。
      
      羊肠小道埋没在群山深处,现代文明来到陇南,却找不到入口。连接西北腹地的空间与人心,答案是整整8年,用226座隧道、396架桥梁实现,这是属于中国铁路的故事。
      
      这条连接线是兰渝铁路,自兰州至重庆,全长850公里,在2009年进入全线开土建设。那一年,中国铁路总里程逼近9万公里,毛细血管一样的线路在广阔陆地铺开。
      
      孙中山先生早在100年前的《建国方略》中,就提出修建一条铁路,连接西北与西南地区。漫长的等待背后,是这一区域复杂的地理环境限制,修建兰渝铁路,要穿越黄土高原区、秦岭高中山区的区域性大断裂带10条、较大断层87条、大的褶皱43个,被称为穿越“地质博物馆”的铁路。
      
      “有的地方挖隧道,像在豆腐脑里打洞;另一些地方,开挖要承受的压力,相当于蛟龙号下潜到2700多米的状况,而且压力还没有海底那么均匀。”兰渝铁路总设计师黄彦彬回忆。
      
      兰渝铁路2017年全线开通运营,2019年全线首开复兴号动车组列车,成为京广线、京沪线之外的第三条南北铁路大动脉。这意味着西部内陆省区首条南北向出海通道打通,从此,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被连接,“一带”和“一路”实现更亲密握手。
      
      滚滚车轮带来经济的快速涌流。回归铁路本身,这是数百名工程师和上万名工人摸索出的中国技术,“只有中国人能修得出来,只有中国人吃得了这种苦。”这是修筑胡麻岭隧道8年给工程师夏荔带来的感悟,“工程里的核心技术问题,最终还是要靠自己来解决。”
      
      延迟两年才喝上的庆功酒
      
      胡麻岭位于甘肃定西大山深处,是兰渝铁路的必经线路。2009年,兰渝铁路公司在这里举行开工动员大会。
      
      时年22岁的夏荔是参与者之一,大学毕业后,他就加入修建胡麻岭隧道的工程队伍。夏荔至今记得,根据工程要求,胡麻岭隧道从兰州入口、重庆出口方向及4个斜井等6处同时施工,原计划4年时间完成修建。
      
      这条隧道全长13.6公里,是兰州到重庆方向的第一条长大隧道。夏荔是其中2号斜井的工程师。和他相距几里地,父亲夏付华在1号斜井内工作。夏荔想多见见父亲,选择来到胡麻岭隧道。
      
      到胡麻岭他才发现,隧道不通,父子二人施工期间几乎见不上面,“和在老家相隔几千里地没区别。”
      
      隧道早一天打通,夏荔就能早一天见到父亲。它打通后组成的兰渝铁路线,将成为全国第三条南北铁路大动脉,辐射区人口近5000万人。
      
      “在2000年前后,中国已经把能修的铁路基本修完了,剩下的就是攻坚战。”兰渝铁路总设计师黄彦彬告诉新京报记者。这位曾参与过青藏铁路线的资深设计师,自2004年就加入兰渝铁路前期勘探工作。
      
      黄彦彬介绍,兰渝铁路工程设计团队中,主要负责人就超过40人。勘察过程就是给兰渝铁路具体选址的过程,勘察人员在沿线提取柱状岩石,根据岩性研究之后的设计思路。经过“地质博物馆”的铁路沿线,显然并不容易,兰州-广西的212国道是设计团队勘察的必经之路,当时有一种对这条路的调侃:要想经过212,只能“21、22岁的小伙子,开着北京212吉普(当时一种性能较好的越野车),最多21、22公里的时速”。
      
      从四川广元到甘肃洛塘,不到一百公里的路程,黄彦彬的团队3天都没有没有开过去。
      
      勘察在艰难中展开,到2008年初,基本勘察工作已经完成。同年5月,汶川发生8级地震,黄彦彬团队面临复查线路甚至要修改设计方案的新难题。
      
      考虑到复杂的地质特征,最终决定采用“分段开通”的方式,进行兰渝铁路建设,2009年进入全线开工建设。
      
      庆功酒已经备好,但兰渝项目团队迟了整整两年才喝上。延迟意味着不顺利,新的困难产生。最终项目在又一个两年后才被拿下,最后一只拦路虎叫胡麻岭隧道。
      
      6年掘进173米
      
      世界隧道看中国,中国隧道看西部,西部隧道看兰渝,兰渝最难的隧道在甘肃,胡麻岭就是兰渝铁路上最后一道“鬼门关。”
      
      承建胡麻岭隧道的中铁十九局,先后承担京九铁路、青藏铁路等国家重点建设项目施工后,昔日的钢铁之师,在胡麻岭面前,用了整整8年。
      
      “胡麻岭属于弱成岩的砂岩,成岩年龄在200万年左右,而一般的岩石在400万年左右”,黄彦彬分析,“胡麻岭这里的岩石太‘年轻’,非常不稳定,不扰动的时候非常坚硬,一扰动就成了豆腐脑,岩石不到一小时就变软,工程队来不及采取措施。”
      
      如此“多变”的岩石是中国乃至世界工程师们第一次遇见的情况,“青藏铁路难,但我们准确知道怎么对付它(高原冻土),兰渝难就难在像是蒙着面的敌人,不知道它的底牌,也不知道下一个会遇见什么问题。”
      
      这是此前的勘察中没有发现的问题,直到2011年,工程进行两年,继续掘进受阻严重,问题显现。“你挖一锹,它来两锹;你挖两锹,它来四锹,就像在稀饭里打隧道,一挖一锅粥,根本就挖不赢。”工程师夏荔想起那段岁月,忍不住哽咽。
      
      针对胡麻岭隧道难题,黄彦彬回忆,团队开了13次大型专家会,“高铁院士”王梦恕亲临现场。先后有美国、意大利、德国工程师来到胡麻岭,又相继离开。最后走的德国工程师留下一句话,“这是不可能实现的工程”。隧道里只剩下中国的设计施工队,守着一地黄泥汤,他们面对的是“国内罕见,世界难题”。
      
      国外专家离开,反而激起工程师的斗志。“最初国外专家来的时候,我们很好奇,想听听他们有什么方法解决这个问题。”夏荔回忆,直到国外工程师们相继离开,他们感到失落,但很快又燃起斗志,“没有外人能帮我们,必须自己咬着牙干下去。”
      
      艰难时刻,工程师们会用关角隧道的事例来激励自己。于1958年开工建设的老关角隧道,位于青海省境内,隧道全长4010米,平均海拔3600米,受自然环境和当时施工条件制约,工程建设于1961年被迫停工。直到1974年工程复工建设,1977年隧道主体完工,当年的铁道兵参与修建隧道时,最先进的机器就是风钻,其余全是依靠洋镐、大锤、钢钎、抬筐等辅助设备,由人工完成。
      
      上一辈修桥架隧的经验,让夏荔明白一个道理:自己的核心工程技术问题,终归要靠自己解决。
      
      只剩最后173米,包括夏荔在内的数十位工程师们一遍又一遍尝试新方法,“我们从来没想过退缩,只要国家支持干,咬着牙也要干下去,直到打通。”
      
      记不清画了多少图纸、记不清试了多少方法,6年一晃而过,只为攻克这最后的173米。终于,新的方案研制出来了:先采用地表深井降水的方法将岩层中的水抽走,然后通过注浆的方式将水泥打入岩层固化,再通过“九宫格”的开发方法抢时间掘进,相当于先把岩石变硬、再抢时间掘进。
      
      隧道工程“怕软不怕硬”,要打通隧道,先要把水抽出来。但当时工地现有的抽水设备能经受的埋深(从山顶到隧道口距离)有限,超过150米,由于承压等原因,“打一眼废一眼”,工程队和当地某军区协商,对方借出先进的抽水设备,这是当时最先进的“抽水”设备。
      
      24小时不间断作业,“抽水”设备持续往外排水,但检测出岩石的含水量并未降低。1小时过去、1天过去、1星期过去,就在大家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第15天,水终于降下去了。这时候的工程师们才进一步了解到这种岩石的特性——“就是要等这么久才能降下去。”
      
      把水抽出来,还要把岩石“固化”变硬,隧道才能打通。这些“年轻”的岩石像人会出汗一般,大约20分钟左右就会出现表面渗水现象,远远低于水泥固化时间。工程队又多番实验,在水泥中注入水玻璃(一种化学物质),能够加速水泥凝结,精确到10秒之内完成初凝,使水泥初步固化。
      
      突破隧道的“至暗时刻”,在抽水固化后,还要和这种不稳定的岩石抢时间,“九宫格”是工程师们研究出的和时间赛跑的新方法。他们将施工小队分为9组,以“井”字在隧道口分隔,如果出现出水涌泥,只会推一个格,别的不会受影响,施工队24小时不间断作业,应对可能出现的泥沙回涌。
      
      岁末冰融,山峰回暖,2017年6月19日,胡麻岭隧道全线贯通,兰渝铁路全线贯通。
      
      夏荔和他的伙伴们抱成一团,在隧道中忍不住大哭,他们脚下及至膝盖的黄泥汤还在流淌,顺着这条路蔓延,850公里的铁路连成一线,沿线近5000万人因之受益。
      
      “一带”和“一路”握手
      
      躺在金山上受穷,捧着金饭碗要饭,这是兰渝铁路沿线诸多山区的真实写照。13个国家级扶贫重点县和4个省级扶贫重点县,静静躺在兰渝铁路沿线,这片土地孕育了中国最大的油橄榄种植基地。然而,富饶的产出在贫瘠的道路面前,一无是处。
      
      夏荔记得他第一次去胡麻岭的情况,住在村民家里,一位阿姨给他们每人做了碗面条,而等到他们吃完揭开门帘,里屋的老百姓只能啃馕。
      
      大山深处的人们,依然保持着原始的出行方式。火车,开在人们的想象中,也开在杨尕女家的墙壁上。
      
      杨尕女是陇南市宕昌县阿坞乡农民,这里是国家级贫困县。上世纪90年代,20多岁的杨尕女家中仅有的几亩薄田,一半是石头山,她只得常常抱女儿到周边县城乞讨维生。她盼着一辆火车载全家人到富裕的地方去,盼着火车把家变成富裕之地。低矮的土坯墙上,炭条画的火车穿行而过,一家人把对未来的美好想象画在墙上。
      
      同时期,争取兰渝铁路尽快立项的工作正在徐徐展开。陇南市发改委重大项目办科长杨春梅称,他们想尽了一切可以使用的方法和力量。
      
      “兰渝铁路沿线的25个县(市、区),不少是革命老区,出了不少红军老英雄,为加快立项,我们联络这些老红军写建议信,以引起最高层领导的重视。”杨春梅回忆,四川一位重病在床的老红军,她的家人将她扶起来,握着她的手签下名字,3天后,这位老红军去世。杨春梅称,共有105位身经百战的老红军在这份言辞恳切的“建言书”上签名。
      
      兰渝铁路把盼望变成现实,它在兰州和重庆之间画了一条线,处于这条线中心地带的陇南,会从一个“死角”变为交通“枢纽”。素有“千年药乡”美誉的宕昌,将会借助铁路把近700种中药材运往各地。
      
      兰渝铁路通车后,它与现有的渝黔铁路相连,形成我国西部地区第一条南北向的纵向大动脉,也成为京广线、京沪线之外的第三条南北铁路大动脉。既是西北到西南,以及东南地区的连接线,也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连接线,从此,“一带”与“一路”借兰渝铁路实现了更好的互联互通。
      
      一辈子的荣誉
      
      跨越千里空间的兰渝铁路背后,是百年设想变成现实的一部中国铁路发展史。
      
      1919年,孙中山先生提出修建一条铁路,连接西北与西南地区。1994年,四川省苍溪县梨都宾馆4楼,一块“争取兰渝铁路立项上马协作会秘书处”的小牌子,拉响了申请修建兰渝铁路的汽笛。彼时,中国第一条准高速铁路广深铁路建成,中国铁路正步入高速化时代。
      
      2005年3月13日,兰渝铁路立项。与100年前设想的距离,还隔着一个“中国式吃苦与技术创新”的过程。
      
      夏荔记得修建胡麻岭隧道的最后几个月,为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塌方,工程师和工人们一整天不离隧道,饭就在隧道里吃。24小时不间断施工,岩石、泥沙一层层掉落,“不知道碗里什么时候会出现泥巴,开始大家像防贼一样,吃一口捂一口,后来习惯了,一碗饭三五下就扒拉干净。”
      
      在隧道工作几年,包括夏荔在内的很多人,染上风湿病。夏荔的肩胛骨进了湿气,连续半年时间都趴着睡觉,一躺就疼,“没时间去外面治疗”,夏荔解释,为了和岩石泥沙回涌抢时间,团队24小时、365天不间断作业,“我们掌握着隧道生死,方案可行,就往前进;不可行,就马上调整,需要根据掘进变化,随时分析,一刻也不敢离开。”
      
      从22岁加入胡麻岭隧道,到30岁隧道完工,年轻的工程师夏荔在这里度过整整8年时光,娶妻、生子的人生重要事项都在这时期完成。妻子常程程也是胡麻岭隧道上的工程师。
      
      夏荔曾经希望31周岁生日时,带着妻子、女儿坐一次兰渝铁路,“我以后会跟女儿讲修筑胡麻岭隧道的故事,像我的父亲以前教我一样。”
      
      他的愿望没能实现,生日那时候,他已经随着另外一个工程去往别处。除了铁路贯通那天,夏荔至今再没机会坐兰渝线,但这条线烙印进每个参与者的生命,“我夏荔,干过胡麻岭,说出去就是一辈子的骄傲。”
      
      黄彦彬说,兰渝铁路确确实实是中国已建、在建的难度最高的一条铁路。这条横亘甘肃与四川的线路,用226座隧道、396架桥梁,连接起13个国家级扶贫重点县和4个省级扶贫重点县。从此,它们将和中国更广阔的土地上飞速发展的现代文明同步,走出贫穷,互连互通的局面深入西北腹地。
      
      列车在兰渝线上飞驰,沿途的油橄榄长成绿色的河,一代铁路人在这里相聚又分离,他们留下的这条线路将会见证中国铁路又一个100年——这条穿越“地质博物馆”的铁路,被国外工程师认为“不可能实现”的铁路,使用年限将会是整整100年。
      
      新京报评论员 陈静


 

 



铁路资讯评论投稿邮箱:news@gaotie.cn ,QQ:97681299

  • 声明:来源如未特别标注“来源:高铁网”,均系转载自官方媒体或其他网站,版权归原创者所有。本站转载旨在使信息更广泛地传播以更好地发挥其价值,但并不代表本站完全认同其观点,请读者独立思考辨别,本站不承担因此文产生的任何责任。若发现站内有不合法律规范或侵权之处请联系我们(webmaster@gaotie.cn),我们将尽快核实处理。本站原创内容欢迎转载,请联系本站获得书面授权许可。









 

 




中国铁路总公司 北京铁路局 哈尔滨铁路局 沈阳铁路局 太原铁路局 呼和浩特铁路局 郑州铁路局 武汉铁路局 兰州铁路局 昆明铁路局
西安铁路局 济南铁路局 上海铁路局 南昌铁路局 广铁集团 南宁铁路局 成都铁路局 青藏铁路公司 乌鲁木齐铁路局 国家铁路局 中国铁路 铁路改革
中国航空 航班查询 国航 南方航空 东方航空 西部航空 上海航空 深圳航空 厦门航空 山西航空 海南航空 山东航空 春秋航空 华夏航空 联合航空
天津航空 重庆航空 大连航空 四川航空 河北航空 东北航空 吉祥航空 新华航空 大新华航空 亚洲航空 阿联酋航空 新加坡航空 大韩航空
美联航 卡塔尔航空 达美航空 韩亚航空 奥凯航空 汉莎航空 马来西亚航空 三亚机场 厦门机场 南京机场 西安机场 重庆机场 成都机场 杭州机场 拉萨机场
首都机场 浦东机场 南苑机场 广州机场 石家庄机场 郑州机场 武汉机场 长沙机场 昆明机场 虹桥机场 深圳机场 沈阳机场 大连机场 长春机场 哈尔滨机场
机场 地铁 公交 长途汽车 高铁站 火车站 列车晚点 列车停运 火车票改签 团体票 预售期 手机订票 学生票 和谐号 CRH 乘务员 退票 售票时间 余票查询
北京地铁 上海地铁 广州地铁 深圳地铁 天津地铁 重庆地铁 南京地铁 杭州地铁 成都地铁 西安地铁 昆明地铁 沈阳地铁 大连地铁 苏州地铁

 

 

高铁时刻
京沪高铁时刻表 京津城际时刻表 武广高铁时刻表 郑西高铁时刻表 福厦动车时刻表 成灌快铁 广深港高铁 沪昆高铁 成渝高铁 沪汉蓉高铁 宁杭甬高铁
沪宁高铁时刻表 沪杭高铁时刻表 京广高铁时刻表 哈大高铁时刻表 宁杭高铁时刻表 广深高铁时刻表 厦深高铁 宜万高铁 汉宜高铁 京福高铁 合福高铁
网上订票
京沪高铁网上订票 武广高铁网上订票 郑西高铁网上订票 沪宁高铁网上订票 沪杭高铁网上订票 余票查询 火车票代售点 特价机票 火车票订票官网
火车票网上订票 12306 铁路网上订票 订票电话 高铁票 动车网上订票 学生票 儿童票 团体票 火车站订票官网 列车时刻表及票价查询
城市线路
无锡 长春 青岛 大连 太原 合肥 南昌 南宁 昆明 贵阳 株洲 衡山 泰安 岳阳 中山 常州 宿州 海口 三亚 珠海 东莞 佛山 唐山 营口 鞍山 辽阳
万州 宜昌 镇江 宿州 枣庄 德州 温州 宁波 嘉兴 沈阳 西宁 兰州 徐州 洛阳 九江 商丘 吉林 蚌埠 阜阳 曲阜 香港 台湾 拉萨 银川 泉州 廊坊
安阳 漯河 信阳 保定 邢台 邯郸 铁岭 四平 松原 荆州 淮南 鹤壁 孝感 咸宁 衡阳 郴州 韶关 清远 铜陵 黄山 上饶 南平 绍兴 义乌 金华 衢州
六安 汉口 潜江 恩施 遂宁 开封 渭南 宝鸡 咸阳 都匀 桂林 贺州 肇庆 贵港 梧州 云浮 漳州 汕尾 惠州 阳泉 大同 沂州 晋中 临汾 运城 陇南
广元 南充 张掖 酒泉 哈密 三明 台州 宁德 绵阳 德阳 眉山 乐山 莱阳 烟台 威海 湖州 鄂州 黄冈 茂名 湛江 永州 全州 柳州 长治 晋城 焦作
黄石 达州 日照 赣州 河源 益阳 濮阳 聊城 安庆 西昌 临沂 广安 江门 阳江 淮安 汉阳 襄阳 十堰 巴中 汉中 吉安 百色 周口 阜宁 盐城 亳州
芜湖 宜宾 南阳 资阳 内江 遵义 衡水 潍坊 淄博 天水 承德 朝阳 阜新 霸州 锦州 盘锦 自贡 泸州 随州 扬州 泰州 南通 毕节 安康 许昌 新乡
鹰潭 抚州 新余 宜春 萍乡 湘潭 娄底 邵阳 怀化 安顺 曲靖秦皇岛 嘉峪关 攀枝花 张家口 连云港 平顶山 吐鲁番 葫芦岛 三门峡 乌兰察布
哈尔滨 石家庄 驻马店 乌鲁木齐 呼和浩特
川南铁路 广汕高铁 杭温高铁 京昆高铁 宁启铁路 十宜铁路 兴泉铁路 渝黔高铁 杭海铁路 合六铁路 济莱铁路 成自宜高铁 宁宣黄高铁 京沪高铁二线
合安铁路 合青高铁 渝黔铁路 成安高铁 金建铁路 潍莱高铁 西康铁路 盐通高铁 成雅铁路 梅汕高铁 渝万铁路 沪苏湖铁路 渝长厦铁路 青荣城际铁路
徐连高铁 商杭高铁 郑渝高铁 郑太高铁 郑济高铁 西渝高铁 遂渝高铁 西宝高铁 湘桂高铁 合宁高铁 合武高铁 杭福深高铁 北沿江高铁 连淮杨镇铁路
兰新铁路 大秦铁路 郑万高铁 杭黄高铁 沪通铁路 京九铁路 深茂铁路 连盐铁路 津保铁路 隆黄铁路 蓉昆高铁 渝新欧铁路 德龙烟铁路 广珠城际铁路
青连铁路 宁安铁路 川藏铁路 兰渝铁路 西武铁路 武黄铁路 成贵高铁 郑合高铁 西成高铁 玉磨铁路 徐盐高铁 成绵乐铁路 昌吉赣铁路 郑开城际铁路
京张铁路 济青铁路 泛亚高铁 渝利铁路 宜万铁路 宁西铁路 滨潍高铁 丽香铁路 石济高铁 呼张高铁 深汕铁路 长益常铁路 沪苏湖高铁 沈抚城际铁路
鲁南高铁 雅万高铁 包海高铁 巢马铁路 池黄高铁 呼南高铁 京商高铁 荆岳高铁 包银高铁 宝中铁路 宝兰高铁 湛茂阳铁路 杭绍台铁路 京唐城际铁路
济莱铁路 隆黄铁路 蓉昆高铁 西康铁路 盐通高铁 成雅铁路 梅汕高铁 玉磨铁路 徐盐高铁 深茂铁路 皖赣高铁 环渤海高铁 昌景黄铁路 郑登洛铁路
广珠铁路 沪通铁路 青荣铁路 漯阜城际 柳南城际 陇海铁路 蒙内铁路 皖江铁路 连盐铁路 津保铁路 柳南铁路 长株潭铁路 张吉怀高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