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地: 目的地:
查车次:
查车站: 12306
  • 2019年03月04日   来源:新京报   我要投稿铁路投稿/媒介发稿请加QQ

  • 内容提要:  2月26日,由中国铁路总公司控股的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宣告接受IPO辅导。有人对京沪高铁登陆A股翘首以盼,也有人因其母公司中国铁路总公司(以下简称“铁总”或“中铁总公司”)负债累累而多怀观望。...
  •  

      在北京的冬日暖阳中出发,经河北、山东、安徽、江苏呼啸而过,最终抵达乍暖还寒的上海。

      1318公里,是京沪高铁上每趟列车需要行驶的单程距离——这条铁路连接着中国版图上最重要的两座城市,被冠以“大动脉”之名。

      2月26日,由中国铁路总公司控股的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宣告接受IPO辅导。有人对京沪高铁登陆A股翘首以盼,也有人因其母公司中国铁路总公司(以下简称“铁总”或“中铁总公司”)负债累累而多怀观望。

      旗下最优质资产上市在望,中国铁路总公司站在了聚光灯下。实际上,在人们热切目光所及之外,铁总已在资本市场徐徐布下3家上市公司,而包括京沪高铁、中铁特货、中国铁物在内的3家公司蓄势待发。这也意味着,如果进展顺利,铁总有望拥有6家上市公司。

      3月3日,接近铁总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现在只有上市辅导是铁总自己的流程,具体上市时间和募资金额要等待证监局的审批,目前能够掌握的信息已经发布了。在与深交所和上交所合作、常年推行混改等经验的叠加之下,早已是资本市场“老手”的铁总将如何表现?

      京沪高铁预计超300亿募资引券商竞争

      时光回溯到2018年6月,春夏之交的夜晚,李洋和同事们仍在忙碌。

      在这不久前,铁总的邀标函发往全国各大券商的手中,收到邀标函的券商们摩拳擦掌,准备在这一“优质项目”上竞争一番。

      “券商行业竞争压力很大,IPO项目的金额、数量都能帮助券商提高排名,提升品牌知名度,加上对后续再融资项目的考量,券商在帮很多大客户IPO时都会报出很低的价格,不为赚钱,只为了打响自己的品牌,京沪高铁的项目也是如此。”李洋向记者表示。他在一家有意投资京沪高铁的机构工作。

      李洋称,在收到各大券商的报价后,铁总以打分的方式综合评选,最终公布中标结果,按照如今铁总公布的消息,中信建投被选中。据李洋所知,这家券商在京沪高铁IPO项目上向铁总收钱不多,“这个价格几乎就是不赚钱”。

      在漫长的筛选、准备与磨合后,2018年10月22日,铁总与中信建投签订关于京沪高铁IPO与上市辅导的协议,2019年2月26日,中信建投向证监会北京监管局递交了相关表格,这一消息正式为大众知晓。

      “京沪高铁上市募资预计超过300亿,也正是因为规模这么大,才会引来券商竞相报价”,李洋向记者表示,京沪高铁2017年实现净利润127亿元,按照IPO一般不超过的23倍市盈率计算,就算京沪高铁只发行10%的新股,规模最低为292.1亿元,何况京沪高铁的利润不断增长,且新股发行比例或高于10%。天眼查显示,2019年1月31日,京沪高铁的注册资本由1306.23亿元骤减至400亿元。

      2019年底,是铁总预计京沪高铁完成上市辅导进行验收的时间节点。李洋表示,根据北京证监局规定,公司上市辅导期至少需要三个月,如今距离年底还有9个多月,京沪高铁上市辅导的时间还算充足,“不过京沪高铁这类大项目IPO排队审核速度一般比较迅速,参照富士康36天闪电过会的纪录,京沪高铁2020年上半年上市应该没有问题”。

      3月3日,接近铁总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现在只有上市辅导是铁总自己的流程,具体上市时间和募资金额要等待证监局的审批,目前能够掌握的信息已经发布了。

      被称最优质铁路资产,估值超千亿

      京沪高铁的上市传言从十几年前就已开始。

      2008年3月,尚未正式开工建设的京沪高铁已经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当时被认为是中国最优质的铁路资产。

      当年,京沪高铁准备上市以筹集建设资金的说法盛行,甚至有媒体报道,京沪高铁计划在2010年内上市融资300亿元-500亿元。

      2011年6月,建设了三年的京沪高铁即将迎来全线通车之日。建设期三年内,京沪高铁上市传言风生水起,如今高铁通车了,上市还远吗?当年6月,京沪高铁开通运营之前,时任铁道部总经济师余邦利在新闻发布会上回应媒体称,京沪高铁公司上市的问题“要根据各个股东和公司情况来决定”。

      在此之后,自2011年通车起至此次“官宣”前,“内部人士透露京沪高铁年内上市”的消息重复了一年又一年。

      实际上,京沪高铁的盈利能力与价值早已获得肯定。

      在开工当日,2008年4月18日,时任京沪高铁董事长蔡庆华就表示,按照计算,京沪高铁预计14年可以还本付息,根据国民经济发展,回报周期还可能会缩短。

      2010年2月,中国铁路建设投资公司在北交所发布公告,拟转让京沪高铁4.537%的股权,挂牌价格为人民币60亿元,照此计算,当时中铁建给京沪高铁的估值高达1322.45亿元。

      在多家媒体横跨数年的采访中,资产划分尚未结束、现金流充沛、不急于一时,是不同阶段京沪高铁暂未上市的理由。不过,随着京沪高铁2014年扭亏为盈、2017年持续盈利三年,支持这条“最赚钱”铁路上市的声音愈发响亮,直到如今,终于正式开启。

      3家公司已成铁总资本市场“探路者”

      事实上,拥有庞大铁路资产的铁总早已在资本市场上布下三家上市公司,这三名“探路者”分别是大秦铁路、广深铁路和铁龙物流。

      铁龙物流的业务较为多元化,主营铁路特种集装箱业务、委托加工贸易业务等。1998年5月,铁龙物流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铁路系统第一家A股上市公司。

      相较于铁龙物流,广深铁路在上市之路上起步更早,只是落地A股时间较晚。

      1996年4月,广深铁路在香港H股挂牌上市,同年5月,在美国挂牌上市,2006年12月22日,公司在上交所挂牌上市。广深铁路也成为国内首家实现同时在纽约、香港、上海三地上市的铁路股。

      广深铁路主营客运业务,包括广深城际列车、长途车和过港(香港)直通车运输业务。资料显示,广深铁路在中国香港和美国上市后筹得资金超40亿元,用以投入建设准高速铁路、高速电气化及配套工程、广州东站,广深铁路在上交所上市募集资金则达到100亿元,主要是用于收购羊城铁路实业发展总公司的铁路运营资产。

      财报显示,广深铁路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183.31亿元,同比增长6.08%,净利润10.15亿元,同比下跌12.34%。2018年前三季度,广深铁路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0.74%,净利润同比增长8.47%。

      2006年8月,就在广深铁路在上交所上市前数月,大秦铁路也开启了上市之旅,募集资金超过140亿元。大秦铁路自山西省大同市至河北省秦皇岛市,是中国西煤东运的主要通道之一。

      截至2017年底,大秦铁路实现营业收入556.36亿元,同比增长24.68%,净利润133.50亿元,同比增长86.23%。2018年前三季度,大秦铁路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6.23%,净利润同比增长7.98%。

      中国铁物或重启IPO,中铁特货拟上市

      上市之路既可以是辉煌的起点,也从来不缺折戟而返的案例,铁总旗下资产也是如此。

      2012年7月,中国铁物公布招股说明书,正式拉开上市大幕。当时,中国铁物拟发行A股和H股的数量合计不超过37.33亿股,假如公司顺利完成发行上市,就有望成为国内首家A+H两地上市的大型供应链服务企业集团。

      但在漫长的排队之后,中国铁物2014年3月撤回了IPO申请。有媒体报道称,这是由于公司预计2013年经营业绩出现亏损,才不得不采取的措施。

      到了2018年12月25日,签订了债转股协议的中国铁物上市之旅出现转机。据了解,这次协议中,中国长城资产等投资机构拟受让中国铁物持有的中铁物晟66%股权,中铁物晟将择机启动重组上市工作。中国铁物党委书记、董事长马正武表示,中国铁物将在履行好债务重组和债转股协议的基础上,争取在2019年底实现优质业务资产重组上市。

      “负债率过高是铁总旗下资产普遍面临的问题”,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告诉新京报记者,当年折戟IPO的中国铁物实际上此前经历过盲目扩张,随后受到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跌的拖累导致盈利受损,高负债后遗症爆发,最终导致IPO撤回,也造就了168亿濒临违约的债务,如今准备上市的中铁特货和京沪高铁也需要警惕类似情况。

      李锦介绍,中国铁物2016年开始就被诚通集团进行“托管式整合”,对中国铁物进行债务重组、风险损失追偿、业务整合、资产盘活等。在李锦看来,在诚通集团的接管下,中国铁物的债务矛盾得以缓解,重启IPO提上日程,“京沪高铁当年举债建设,也需防范中国铁物的前车之鉴”。

      除了中国铁物之外,在京沪高铁上市传言最为热烈的2018年12月,铁总旗下另一资产——中铁特货也宣告准备上市。

      2018年12月17日,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一则公告显示,中铁特货将于2019年启动股份制改革、申报首次公开发行股票(IPO)。未来IPO募集资金将规划用于收购三十多块物流场站等。

      据了解,准备上市的中铁特货成立于2003年,经营范围包括道路货物运输、特种货物的铁路运输及货物的装卸、仓储、配送、流通加工、包装、信息服务等。中铁特货的股权转让公告表示,公司按股份制改革和上市要求,正在履行减资程序,预计于2019年1月完成。减资程序实施完毕后,中铁特货的注册资本减少至40亿元。

      在股权转让之前,中国铁路投资有限公司持有中铁特货91.79%的股权,这家公司是中国铁路总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中铁特货的其余股东还包括中国铁路广州局集团有限公司、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中国铁路济南局集团有限公司等。

      目前,中铁特货的股权转让已经完成。东风汽车、北京汽车、中车资本、京东物流、普洛斯、中集投资等6家企业取得中铁特货15%的股权,成交金额为23.65亿元。按照这一价格计算,中铁特货的估值达157.66亿元。

      铁总联手交易所为上市铺路

      在铁总旗下资产纷纷瞄准A股时,2018年初,铁总就已经联手深交所、上交所,为旗下公司混改或上市铺路。

      2018年1月9日,深交所官网消息称,深交所与铁总签订战略合作协议,铁总方面披露,公司将以此次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为契机,在铁路债转股、资产证券化、混合所有制改革等领域,与深交所深化合作,把铁路优质资产转化为资本,提高铁路资产收益。

      “铁总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负债”,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分析称。如今,监管部门鼓励银行对企业进行债转股,如果银行能对铁总进行债转股,将有效降低铁总负债率,未来甚至可能将负债率降至50%以下。

      按照2018年三季报数据,截至当年9月底,铁总负债合计达到5.28万亿元,再次创下历史新高。王剑辉预计,如果债转股顺利,铁总股权融资的空间就会大幅提升,负债率高和资金压力大等问题都能得到缓解。

      2018年4月2日,上交所发布信息称,上交所已经与铁总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围绕铁路建设债券、铁路资产证券化、铁路下属企业上市等多个方面开展合作,其中就包括“支持在铁总所属企业中培育后备上市企业,通过IPO、并购等途径,分批分层次推动铁路企业资本化、股权化、证券化改革”。

      北京交通大学教授赵坚向记者表示,铁总与上交所签订协议的本意,是将铁路系统中盈利状况比较好的项目进行拆分上市,例如铁总旗下的货运线路、客运线路和服务公司都可以拆分,最终成为铁总的融资渠道。

      王剑辉也称,从总体来看,铁总旗下的板块负债率都很高,如果等待银行债转股需要较长时间,将优质资产拆分上市的做法更加务实。

      赵坚表示,目前铁总旗下盈利情况较好的路线,包括大秦铁路、京沪高铁等都已经上市或在上市的路上,目前尚未传出上市消息的资产或还有待整合。

      混改中的铁总:向资本广抛橄榄枝

      中国铁路总公司在成立之初,就担任着改革的重任。

      2013年,国务院决定,实行铁路政企分开,不再保留铁道部并成立中国铁路总公司。2017年,中铁总公司的混改正式开启。到了2017年11月下旬,中国铁路总公司旗下18个铁路局均相继完成更名,被称作“混改第一步”。

      2017年年末时,铁路系统的管理模式也发生变动。2017年12月,原安阳车务段、长治北车站等位于瓦日线上的13个车站接到通知,将被整建制纳入新成立的“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安阳综合段”。

      “瓦日线”西起山西吕梁,东至山东日照港,安阳铁路段一直是“瓦日线”上的重要组成部分。安阳综合段的成立,实行统一的综合性管理,被在瓦日线工作多年的员工刘苏(化名)称作是“一片试验田”。她回忆,在之前的管理模式中,同一段铁路线上货运、设备管理等均属于不同站段来管理,再由郑州铁路局统一管理不同站段,“现在,同一个区域内的不同岗位,都属于综合段,不同专业融合在一起管理,就很容易去沟通,不用跨段去沟通。”

      根据中铁总公司2018年8月发布的债券公告,中铁总公司旗下有38个企业和实业单位,其中就包含已经更名为“铁路局集团有限公司”的各下属铁路局。

      公司化改革还只是第一步,改革后的中铁总公司,将寻求更多的资本道路。

      根据中铁总公司官网消息,2017年上半年,中铁总公司就制定《关于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按照运输企业、非运输企业、混合所有制企业三个类别,推进实施混合所有制改革。同时开始推进铁路企业上市、积极吸引社会资本投资,吸引更多民间资本进入铁路。

      2017年5月15日,马云身穿黑色西裤搭白色衬衫,带着蚂蚁金服集团原董事长彭蕾来到了中铁总公司总部,与中铁总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陆东福会面。

      在这次公开会谈中,陆东福抛出橄榄枝,“铁路总公司正探索推进优质资产资本化、股权化、证券化,欢迎阿里巴巴集团积极参与。”马云在做出“阿里巴巴集团非常愿意在既有合作基础上,进一步深化与铁路部门的合作”的回应后,还表示,“阿里巴巴集团将着眼于高铁网与互联网‘双网融合’,研究推进高铁电子商务服务试点,共同创造高铁移动生活便利。”

      会见马云还只是开始。两个月后的2017年7月14日,陆东福抛出了另一根橄榄枝。这一次与陆东福会谈的,是腾讯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马化腾。

      在见完马化腾的一周后,陆东福会见一汽集团董事长徐平,双方当天就签署了合作协议;7月底,陆东福与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握手,签署战略合作协议;8月21日,陆东福与中车集团董事长刘化龙会谈并签署合作协议;11月21日,陆东福又会见了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刘强东。

      2017年11月23日,浙江杭州,在“杭绍台铁路”项目投资签约合作后,陆东福与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见了面。

      2013年,《国务院关于改革铁路投融资体制加快推进铁路建设的意见》出台,其中提到,要“推进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多方式多渠道筹集建设资金”、“鼓励社会资本投资建设铁路”。2016年1月,国家发改委推出8个铁路领域首批社会资本投资示范项目,“杭绍台铁路”正是其中之一。

      这是民营资本在铁路投融资领域首次控股。2017年9月,复星集团牵头民企,与浙江交通投资集团等签了“杭绍台铁路PPP项目合作协议”。两个月后,陆东福借着与郭广昌的见面,表示“铁路总公司将以更加开阔的视野和胸怀,与包括复星集团在内的有经济实力、有社会责任感的民营企业深化战略合作,欢迎这些企业参与铁路相关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

      动车网络股权引争夺,阿里失败后再约合作

      2017年频繁会谈种下的种子,在2018年得以开花。

      2018年4月,转让旗下动车网络49%的股权引发各方资本垂涎,其中就包括陆东福会谈过的阿里、腾讯,以及上市公司神州高铁。

      动车网络当时是中铁总公司下属企业中唯一经营动车组WiFi的企业,当时由中铁投资持有100%股权。根据北京产权交易所信息,当时的转让公告包括“挂牌价格30.49亿元;意向受让方可为联合体,且每个企业仅能参与一个联合体,联合成员不多于5家,且每家联合体成员受让标的企业股权比例不低于5%”等内容。

      2018年4月17日,上市公司神州高铁加入这场争夺战,宣布停牌。神州高铁当时称,计划组成联合体参与该项目投标,已经在根据法律法规及项目需求选聘本次交易的中介机构。神州高铁称,公司本身有着轨道交通的运营维护产业优势,希望“分享未来动车组WiFi运营的长期收益”。

      但当年5月2日,神州高铁宣布放弃此次投标,原因为“公司与相关方积极洽商,但因在本次竞标方案、投资比例等方面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根据北京产权交易所信息,该项目最终征集到的受让方就只有两家:一是腾讯公司、吉利控股组成的联合受让体;二是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两方组成的联合受让体。最终腾讯和吉利控股组成的联合体以43亿元的价格受让动车网络49%股权。

      随后,原来的动车网络新组建为“国铁吉讯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7月,北京正值盛夏,马化腾、李书福、陆东福均身穿黑色西装,一起留下为国铁吉讯揭牌的合影。

      成功参与到中铁总公司混改的还有顺丰。2018年8月29日,中铁总公司下属中铁快运股份有限公司联合顺丰,新组建成立中铁顺丰国际快运有限公司,中铁快运占股55%,顺丰占股45%,这被看做是混改取得的又一重要成果。

      值得注意的是,竞标投资动车网络失败的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并没有放弃与中铁总公司的合作。2018年6月22日,被网友称为“高情商”的马云再一次来到中铁总公司,与陆东福会谈。马云表示,阿里巴巴集团积极响应高铁网和互联网双网融合的主张,希望更加广泛更加深入地参与到我国铁路事业发展开拓中。双方再一次达成深化合作的共识。


 

 



铁路资讯评论投稿邮箱:news@gaotie.cn ,QQ:97681299

  • 声明:来源如未特别标注“来源:高铁网”,均系转载自官方媒体或其他网站,版权归原创者所有。本站转载旨在使信息更广泛地传播以更好地发挥其价值,但并不代表本站完全认同其观点,请读者独立思考辨别,本站不承担因此文产生的任何责任。若发现站内有不合法律规范或侵权之处请联系我们(webmaster@gaotie.cn),我们将尽快核实处理。本站原创内容欢迎转载,请联系本站获得书面授权许可。









 

 




中国铁路总公司 北京铁路局 哈尔滨铁路局 沈阳铁路局 太原铁路局 呼和浩特铁路局 郑州铁路局 武汉铁路局 兰州铁路局 昆明铁路局
西安铁路局 济南铁路局 上海铁路局 南昌铁路局 广铁集团 南宁铁路局 成都铁路局 青藏铁路公司 乌鲁木齐铁路局 国家铁路局 中国铁路 铁路改革
中国航空 航班查询 国航 南方航空 东方航空 西部航空 上海航空 深圳航空 厦门航空 山西航空 海南航空 山东航空 春秋航空 华夏航空 联合航空
天津航空 重庆航空 大连航空 四川航空 河北航空 东北航空 吉祥航空 新华航空 大新华航空 亚洲航空 阿联酋航空 新加坡航空 大韩航空
美联航 卡塔尔航空 达美航空 韩亚航空 奥凯航空 汉莎航空 马来西亚航空 三亚机场 厦门机场 南京机场 西安机场 重庆机场 成都机场 杭州机场 拉萨机场
首都机场 浦东机场 南苑机场 广州机场 石家庄机场 郑州机场 武汉机场 长沙机场 昆明机场 虹桥机场 深圳机场 沈阳机场 大连机场 长春机场 哈尔滨机场
机场 地铁 公交 长途汽车 高铁站 火车站 列车晚点 列车停运 火车票改签 团体票 预售期 手机订票 学生票 和谐号 CRH 乘务员 退票 售票时间 余票查询
北京地铁 上海地铁 广州地铁 深圳地铁 天津地铁 重庆地铁 南京地铁 杭州地铁 成都地铁 西安地铁 昆明地铁 沈阳地铁 大连地铁 苏州地铁

 

 

高铁时刻
京沪高铁时刻表 京津城际时刻表 武广高铁时刻表 郑西高铁时刻表 福厦动车时刻表 成灌快铁 广深港高铁 沪昆高铁 成渝高铁 沪汉蓉高铁 宁杭甬高铁
沪宁高铁时刻表 沪杭高铁时刻表 京广高铁时刻表 哈大高铁时刻表 宁杭高铁时刻表 广深高铁时刻表 厦深高铁 宜万高铁 汉宜高铁 京福高铁 合福高铁
网上订票
京沪高铁网上订票 武广高铁网上订票 郑西高铁网上订票 沪宁高铁网上订票 沪杭高铁网上订票 余票查询 火车票代售点 特价机票 火车票订票官网
火车票网上订票 12306 铁路网上订票 订票电话 高铁票 动车网上订票 学生票 儿童票 团体票 火车站订票官网 列车时刻表及票价查询
城市线路
无锡 长春 青岛 大连 太原 合肥 南昌 南宁 昆明 贵阳 株洲 衡山 泰安 岳阳 中山 常州 宿州 海口 三亚 珠海 东莞 佛山 唐山 营口 鞍山 辽阳
万州 宜昌 镇江 宿州 枣庄 德州 温州 宁波 嘉兴 沈阳 西宁 兰州 徐州 洛阳 九江 商丘 吉林 蚌埠 阜阳 曲阜 香港 台湾 拉萨 银川 泉州 廊坊
安阳 漯河 信阳 保定 邢台 邯郸 铁岭 四平 松原 荆州 淮南 鹤壁 孝感 咸宁 衡阳 郴州 韶关 清远 铜陵 黄山 上饶 南平 绍兴 义乌 金华 衢州
六安 汉口 潜江 恩施 遂宁 开封 渭南 宝鸡 咸阳 都匀 桂林 贺州 肇庆 贵港 梧州 云浮 漳州 汕尾 惠州 阳泉 大同 沂州 晋中 临汾 运城 陇南
广元 南充 张掖 酒泉 哈密 三明 台州 宁德 绵阳 德阳 眉山 乐山 莱阳 烟台 威海 湖州 鄂州 黄冈 茂名 湛江 永州 全州 柳州 长治 晋城 焦作
黄石 达州 日照 赣州 河源 益阳 濮阳 聊城 安庆 西昌 临沂 广安 江门 阳江 淮安 汉阳 襄阳 十堰 巴中 汉中 吉安 百色 周口 阜宁 盐城 亳州
芜湖 宜宾 南阳 资阳 内江 遵义 衡水 潍坊 淄博 天水 承德 朝阳 阜新 霸州 锦州 盘锦 自贡 泸州 随州 扬州 泰州 南通 毕节 安康 许昌 新乡
鹰潭 抚州 新余 宜春 萍乡 湘潭 娄底 邵阳 怀化 安顺 曲靖秦皇岛 嘉峪关 攀枝花 张家口 连云港 平顶山 吐鲁番 葫芦岛 三门峡 乌兰察布
哈尔滨 石家庄 驻马店 乌鲁木齐 呼和浩特
川南铁路 广汕高铁 杭温高铁 京昆高铁 宁启铁路 十宜铁路 兴泉铁路 渝黔高铁 杭海铁路 合六铁路 济莱铁路 隆黄铁路 蓉昆高铁 皖赣高铁
合安铁路 合青高铁 渝黔铁路 成安高铁 金建铁路 潍莱高铁 西康铁路 盐通高铁 成雅铁路 梅汕高铁 渝万铁路 玉磨铁路 徐盐高铁 宝兰高铁
徐连高铁 商杭高铁 郑渝高铁 郑太高铁 郑济高铁 西渝高铁 遂渝高铁 西宝高铁 湘桂高铁 石济高铁 呼张高铁 合宁高铁 合武高铁 杭福深高铁
兰新铁路 大秦铁路 郑万高铁 德龙烟铁路 杭黄高铁 沪通铁路 京九铁路 渝新欧铁路 深茂铁路 连盐铁路 津保铁路 郑开城际铁路 沈抚城际铁路
青连铁路 宁安铁路 川藏铁路 昌吉赣铁路 兰渝铁路 西武铁路 武黄铁路 成绵乐铁路 成贵高铁 郑合高铁 西成高铁 漯阜城际铁路 柳南城际铁路
京张铁路 济青铁路 泛亚高铁 渝利铁路 宜万铁路 宁西铁路 青荣城际铁路 连淮杨镇铁路 广珠城际铁路 长株潭城际铁 湛茂阳城际铁路 京唐城际铁路
鲁南高铁 雅万高铁 包海高铁 张吉怀高铁 昌景黄铁路 长益常铁路 环渤海高铁 沪苏湖高铁 京沪高铁二线 杭绍台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