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地: 目的地:
查车次:
查车站: 12306
  • 2020年01月16日   来源:人民日报   我要投稿铁路投稿/媒介发稿请加QQ

  • 内容提要:  2020年春运已经拉开大幕,笔者近日探访了中国旅程最远、运行时间最长的北京客运段国际联运(即多国联合运输)车队。...
  •   2020年春运已经拉开大幕,笔者近日探访了中国旅程最远、运行时间最长的北京客运段国际联运(即多国联合运输)车队。
      
      北京刚落了一场细密的小雪,下午1∶19,笔者走进位于朝阳区通惠河畔的北京铁路局北京车辆段,赶来见一位特别的“旅人”。从1960年5月起,每到周三,它都会风雨无阻地从北京站出发,于6天半后抵达俄罗斯首都莫斯科。
      
      我们远远地便注意到了它——被称为“中华第一车”的K3/4次国际联运列车。这是一列老式绿皮火车,车身悬挂着鲜亮的中国国徽,国徽下的白色铭牌用三国语言印着“北京—乌兰巴托—莫斯科”,车门把手、车窗框都磨得锃亮。
      
      每周,这趟列车都会跨越7818公里,途经中、蒙、俄三国,沿途景致各异:于黄沙戈壁看大漠孤烟,于万里林海赏春花秋月,于蒙古草原望扬鞭牧马,于贝加尔湖观碧水连天。
      
      一路风霜一路歌,作为中国开行的第一列国际列车,列车肩负着“为国争光开拓进取”的使命,用心服务中外旅客,载着他们的期许与梦想驶向远方。
      
      春运路上,中外旅客同过暖心年
      
      国际联运车队党总支书记唐鹏翔、新老两代列车长孙国祥、陈响和两代翻译杨继广、周湘峰正在等候我们,他们统一穿着笔挺的深色制服、蓝色衬衣,一见笔者,便都热情地起身相迎,温暖的笑容让我们倍感亲切。
      
      国际联运车队的制服首先引起了我们的注意:金灿灿的“MC”标志(国际联运列车的标识)印在袖口和肩章上,代表国际联运车队;印有国徽的胸章,列车长的是金色,翻译员的是银色,因为用久了,都被汗水和雨雪侵蚀得有些斑驳。
      
      快过年了,我们的话题便从春运开始了。
      
      孙国祥车长今年59岁,跑了36年联运了,有将近20个春节都是在车上过的。
      
      孙国祥说:“每年,赶上春节的班组,除了要带足食材,还要准备‘年货’。”
      
      年货有哪些?大白菜、土豆最耐得住存放,是“必备组合”;当然,也少不了屯上年夜饭用的饺子面儿。除了吃的“年味儿”,贴的窗花啊,拉花啊,也备足了份儿。
      
      光有材料不行,在车上过年,也要像在家过年一样,“扫尘”、布置。
      
      打扫得有多认真?
      
      联运车队打扫列车有八字口诀:“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列车员们人手一个抹布,连天花板夹层都不放过,里外擦拭一新。
      
      打扫完毕,还要“打扮”餐车。在窗户上贴几个印着生肖和福字的窗花,在车顶挂起彩色气球,从车头拉起一串带着金色吊穗的春字拉花,一直延伸到车尾……餐车里一派红火喜庆。
      
      整备(术语,意为整理车厢、准备物资)好了,就该出发了。回忆起往年春运,车长们滔滔不绝。
      
      每节车厢的锅炉间都有架小灶台,旁边的休息室有块小方桌。孙国祥说,每到大年三十,炭火烧得正旺,列车员们会在这里为大家包饺子。旅客们有时也会自发参与,大伙儿分工明确,和面的,擀面皮儿的,包馅儿的……看到大家忙里忙外,来自俄罗斯、蒙古、德国等国的外国朋友也都凑过来瞧,甚至饶有兴致地包上几个。
      
      饺子出锅,列车员们便送给每位旅客品尝。都有什么馅儿呀?有白菜馅儿的、大葱馅儿的。孙车长说,饺子吃到嘴里,外国朋友们恍然大悟:“中国的饺子原来是这样呀!”看到他们的兴趣和疑惑,列车上的翻译人员便给他们讲讲中国“年”的民间传说,聊聊饺子的来历。外国旅客很高兴能和中国的朋友们一起过年,会用母语向列车员和中国旅客问候“新年快乐”。
      
      “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来,代表着咱们国际联运车队的一份心意,也缔结着中、蒙、俄之间的友谊。”年轻的列车长陈响说。
      
      对于联运人来说,春运是掺杂着乡愁和感动的。
      
      “因为排班的关系,你要是赶上一次在境外过年,这十年八年就老赶上。”孙国祥告诉笔者。
      
      想家,但不遗憾。两位车长都说,在春节这样的特殊日子,与旅客们朝夕相伴,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会迅速升温,就像一家人一样。“大家在车上也能过个好年,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陈响动情地说。
      
      路途漫漫,列车员们苦并快乐着
      
      跑联运,有苦,也有乐。谈起一趟趟旅程,孙国祥意味深长地说,“我对这列车有很深的感情。”陈响车长则感叹,“沿途的种种经历点亮了我的生活。”
      
      先聊聊“乐”吧。一说起贝加尔湖的四季,陈车长目光炯炯,边讲边不停地用手比划。
      
      “在冬天,早上八九点钟,晨光从两个山尖儿间穿过,洒在湖面上。”孙国祥双手伸直,手腕相贴,比出一个倒三角,“那会儿水都冻住了,用手把积雪抹开,就可以看到透透的‘蓝冰’。”
      
      孙国祥又说,等到开春,贝加尔湖便生机勃勃。冰化了,树梢冒出绿芽来,碧色的湖水清澈、纯净,湖面下二三十米都被阳光照透。秋天,湖边红黄各色的树木大片大片地相连,像油画一样……末了,陈车长感叹道:“这是大自然赋予的美感啊!”
      
      景美,联运列车员们之间的情谊,更美。
      
      由于车程长,同一班组的成员们在一起一呆就是半个月,同吃同住,并肩作战。“在我们的班组里,不管老少,都把彼此当同事、兄弟、战友。”陈响说,他还给兄弟们介绍过对象。我们问,效果怎么样?“真成了一对!”说着,大家都会心地笑了。
      
      不过,孙国祥告诉笔者,“可也不都是快乐啊,跑联运苦起来,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那再说说苦。列车员们有哪些苦?
      
      为供暖,烧煤、运煤苦。
      
      孙国祥说,在冬天最冷时,西伯利亚的室外温度会达到零下四五十度,“我头一次跟车,穿着到膝盖的皮靴子,在车厢门口只站了10分钟,脚就冻伤了。”严寒中,列车员们需要不停地给锅炉加煤,以确保供暖和列车运行。有人统计过,列车往返一趟,每位列车员都要烧将近10吨煤。
      
      运煤也是重体力活。2分9秒,这是每个车厢“上煤”的精确时间。列车需要在特定站点补充煤,一桶煤块重20斤,一节车厢起码要上七八桶。停站时间有限,严格控制时间,列车员们常常左手刚递出一桶,右手就接来下一桶,丝毫不敢松懈。
      
      路途远,少眠、轮班苦。
      
      这趟列车的车组成员清一色都是男性。孙国祥告诉我们,这是因为列车上工作任务重,对人的身体和精神素质都是很大的考验。
      
      每节车厢的工作由两个列车员轮流负责,规定是8小时一换班,但涉及到一些站点需要两个人同时工作,一个人每天其实只能休息5到6个小时。如果碰到边境检查,列车员们还要连续工作超过12个小时。
      
      奔波久,离乡、思亲苦。
      
      由于工作的特殊性,他们一个半月最多只能回家两周,家里的很多事都照顾不到。
      
      2019年初,陈响随车到达莫斯科,同一时间,在北京的父亲突发脑溢血住院。妻子一边带孩子,一边在医院照顾父亲。“后来我媳妇扛不住了,才给我打电话,我脑子瞬间一片空白。但我还是硬压下焦虑的心情,做好列车上的每一件事情。”他回忆道。等到了北京,他直奔医院,整整一个月都没有离开过,终于盼到了父亲恢复意识。
      
      经历了这旅途百味,联运列车员们依然对工作充满热爱。孙国祥与这趟列车同岁,马上就要退休,告别从24岁坚守到现在的车长岗位。
      
      “只要在岗位上一天,我一定尽全力跑好每一趟车!”这位曾经的军人、言谈中总是笑着的老车长眼角发红,但目光坚定,“如果能选择,我一定选择继续。”
      
      代代传承,联运车队用心做服务
      
      孙国祥说,这些年,车组成员一面经历自己工作、生活的苦与甜,一面对旅客悉心照料。“只要旅客有需求,我们绝不推辞。”他抿了下嘴角,神情认真。
      
      2011年11月18日,列车返程途中遇上过一位建筑工人,全身多处粉碎性骨折,等着回国接受治疗。
      
      车厢门口窄,担架进不去,怎么办?
      
      “不能让伤者在零下35摄氏度的站台上久等。”孙车长雷厉风行,几个人配合迅速拆除车门和二道门,让伤者顺利上车。当乘务员把自己做的饺子、面条端给工人们,伤者和陪同人员都眼含热泪,什么话也说不出,只紧握住乘务员的手,一个劲儿地摇啊摇。
      
      等快到北京,孙国祥又着了急。担架进去了又出不来,这可咋整?
      
      “当时的情况只能从车窗出来,那就要拆掉窗户和小桌,同时联系车站变更停靠的站台。”孙国祥说。车组成员迅速分工合作,立即与车站调度取得联系,顺利将列车的停靠站台调到了靠近窗户的单号站台。列车停稳时,列车员们已拆除车窗,救护人员也等在站台上,让伤者得到了最及时的治疗。
      
      和这种特殊事件相比,帮旅客在犄角旮旯里寻找失物,对联运班组成员来说则是家常便饭。但是有一次,旅客丢失的不是一般的东西,而是一个孩子。
      
      2016年7月31日,一位三十多岁的境外旅客带着五六岁大的儿子乘坐列车,途经俄罗斯叶卡捷琳堡时,却把儿子“落”在车上了。
      
      “我们当时马上联系了叶卡捷琳堡站,描述了该旅客特征,车站却说没有找到。”翻译员周湘峰回忆起当时,焦急地攥紧了拳头。车组成员们又赶快联系当地警方寻求帮助。孩子没有护照,如果找不到父亲,到站后将面临无法出站的难题。
      
      竭尽所能地寻找大人,无微不至地照顾孩子,列车员们一刻不耽搁。
      
      在几天的相处里,男孩儿和列车员们越来越亲近。“他太乖了,不哭不闹的。”周湘峰有些心疼地说。
      
      紧张了一路,抵达莫斯科时,没想到漏乘的旅客早已经等在莫斯科站了。原来,这位父亲一发现漏乘,没有跟车站联系,却立刻买了机票赶到终点站。看到男孩扑进父亲怀里,周湘峰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临别前男孩儿回头恋恋不舍的一眼,周翻译记到了今天。
      
      随着出国游客中退休老人的比例日渐增多,照顾老人也成了国际列车的工作日常。
      
      “感谢您对我们的照顾,永远难忘。”这是于富田、闫绥华夫妇发给孙国祥的短信。
      
      两年前,80多岁高龄的夫妇俩前往莫斯科旅游。返程时,由于航空公司禁乘,老两口登上了孙国祥负责的那趟列车。
      
      飞机只需8小时,火车却要六天。老人年纪大了,心脏不好。孙国祥接了二老上车后,无微不至地照顾两位老人一路的生活起居。夏天天气热,他就不时地为老人们递湿毛巾、熬绿豆汤。这些事对老孙来说稀松平常,“当时就为了顺顺利利,没想到却结成了非常好的朋友,常常问候。”
      
      “这是传承,照顾旅客跟照顾自家孩子一样用心。”北京客运段的宣传员张洁对我们说。从第一代联运人传到孙国祥这一代,再传到陈响这一代,这趟列车凝聚了代代传承的热爱和投入。
      
      “万变不离其宗。我们走上了这个岗位,就得肩负起这份责任,担当起从老一辈传承下来的荣耀,让百姓乘坐了有荣誉感,让世界各国的朋友乘坐了都能认可中国的这趟列车。”
      
      陈响说这话的时候,笔者读出了两个字:使命。
      
      历久弥新,“老列车”变成了“新网红”
      
      这趟列车历经60年风雨,在近几年突然“火”了起来,带起一股“旅游热”。
      
      “这股热潮是从2012年的‘中俄旅游年’和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开始的。”列车长陈涛回忆,2016年,列车迎来了第一个旅游团,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每到5月末,旅游团几乎将列车上的位置“全包”,甚至出现一票难求的局面。
      
      说到“火”的原因,列车上的慢生活是其中之一。
      
      在采访的间隙,笔者走进安静的硬卧车厢,坐在舒适的下铺,想象着窗外广袤无垠的蒙古大平原、“长河落日圆”的戈壁和沙漠、幽静的松林和白桦林……明代著名学者董其昌曾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配着这样的风景,读一本书,没有事情来烦扰,想必意义已超越了学习知识,更是在满足当代人对慢生活的追求。
      
      车队书记唐鹏翔有时也会跟跑这趟列车,切身体会到旅途带给心灵的净化与震撼。“当你看到大平原时,会想到人是多么渺小啊!这就是诗和远方!”
      
      除了生活节奏慢,列车生活中的乐趣也吸引着旅客们。
      
      从2015年起,这趟国际联运列车,“国际列车迷”贾兆林已经坐了4次。他和列车员们都混熟了,被大家亲切地称为“贾叔”。贾叔告诉笔者,他就特别喜欢待在列车上。
      
      车上晃晃悠悠的感觉,是乐趣。刚开始乘坐的两天还不习惯,后来他反倒喜欢上了这种悠然的节奏。贾叔笑说,“真的,下了火车还会睡不着觉呢。”
      
      用翻译软件聊出的情谊,更是乐趣。“这一路,我用翻译软件结识了好几个外国朋友。”贾叔骄傲地说。旅途中,一遇到有趣的外国旅客,不会说外语的贾叔就用翻译软件跟对方聊天。有一次,他认识了一个德国小伙子,靠卖画在全世界周游了6个月,这让生活潇洒的贾叔也自愧不如。
      
      贾兆林说,2020年夏天,他可能还会去坐这趟车。“之前坐这趟车认识的华人朋友住在乌兰巴托,老是邀请我去玩。”他故作责备的语气里,尽是对下次旅程的期待。
      
      从上个世纪驶来的国际联运列车,在经历了时代的飞速变迁后,焕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唐鹏翔欣喜地告诉我们,在不久的将来,K3/4次列车会换上全新的车体。笔者与唐书记约定,到那时,我们再来登上列车,乘上它,来一次亚欧大陆之旅,尝尝列车员们亲手做的饺子、听听草原上的蒙古牧歌、看看那美丽的贝加尔湖……

 

 



铁路资讯评论投稿邮箱:news@gaotie.cn ,QQ:97681299

  • 声明:来源如未特别标注“来源:高铁网”,均系转载自官方媒体或其他网站,版权归原创者所有。本站转载旨在使信息更广泛地传播以更好地发挥其价值,但并不代表本站完全认同其观点,请读者独立思考辨别,本站不承担因此文产生的任何责任。若发现站内有不合法律规范或侵权之处请联系我们(webmaster@gaotie.cn),我们将尽快核实处理。本站原创内容欢迎转载,请联系本站获得书面授权许可。









 

 




中国铁路总公司 北京铁路局 哈尔滨铁路局 沈阳铁路局 太原铁路局 呼和浩特铁路局 郑州铁路局 武汉铁路局 兰州铁路局 昆明铁路局
西安铁路局 济南铁路局 上海铁路局 南昌铁路局 广铁集团 南宁铁路局 成都铁路局 青藏铁路公司 乌鲁木齐铁路局 国家铁路局 中国铁路 铁路改革
中国航空 航班查询 国航 南方航空 东方航空 西部航空 上海航空 深圳航空 厦门航空 山西航空 海南航空 山东航空 春秋航空 华夏航空 联合航空
天津航空 重庆航空 大连航空 四川航空 河北航空 东北航空 吉祥航空 新华航空 大新华航空 亚洲航空 阿联酋航空 新加坡航空 大韩航空
美联航 卡塔尔航空 达美航空 韩亚航空 奥凯航空 汉莎航空 马来西亚航空 三亚机场 厦门机场 南京机场 西安机场 重庆机场 成都机场 杭州机场 拉萨机场
首都机场 浦东机场 南苑机场 广州机场 石家庄机场 郑州机场 武汉机场 长沙机场 昆明机场 虹桥机场 深圳机场 沈阳机场 大连机场 长春机场 哈尔滨机场
机场 地铁 公交 长途汽车 高铁站 火车站 列车晚点 列车停运 火车票改签 团体票 预售期 手机订票 学生票 和谐号 CRH 乘务员 退票 售票时间 余票查询
北京地铁 上海地铁 广州地铁 深圳地铁 天津地铁 重庆地铁 南京地铁 杭州地铁 成都地铁 西安地铁 昆明地铁 沈阳地铁 大连地铁 苏州地铁

 

 

高铁时刻
京沪高铁时刻表 京津城际时刻表 武广高铁时刻表 郑西高铁时刻表 福厦动车时刻表 成灌快铁 广深港高铁 沪昆高铁 成渝高铁 沪汉蓉高铁 宁杭甬高铁
沪宁高铁时刻表 沪杭高铁时刻表 京广高铁时刻表 哈大高铁时刻表 宁杭高铁时刻表 广深高铁时刻表 厦深高铁 宜万高铁 汉宜高铁 京福高铁 合福高铁
网上订票
京沪高铁网上订票 武广高铁网上订票 郑西高铁网上订票 沪宁高铁网上订票 沪杭高铁网上订票 余票查询 火车票代售点 特价机票 火车票订票官网
火车票网上订票 12306 铁路网上订票 订票电话 高铁票 动车网上订票 学生票 儿童票 团体票 火车站订票官网 列车时刻表及票价查询
城市线路
无锡 长春 青岛 大连 太原 合肥 南昌 南宁 昆明 贵阳 株洲 衡山 泰安 岳阳 中山 常州 宿州 海口 三亚 珠海 东莞 佛山 唐山 营口 鞍山 辽阳
万州 宜昌 镇江 宿州 枣庄 德州 温州 宁波 嘉兴 沈阳 西宁 兰州 徐州 洛阳 九江 商丘 吉林 蚌埠 阜阳 曲阜 香港 台湾 拉萨 银川 泉州 廊坊
安阳 漯河 信阳 保定 邢台 邯郸 铁岭 四平 松原 荆州 淮南 鹤壁 孝感 咸宁 衡阳 郴州 韶关 清远 铜陵 黄山 上饶 南平 绍兴 义乌 金华 衢州
六安 汉口 潜江 恩施 遂宁 开封 渭南 宝鸡 咸阳 都匀 桂林 贺州 肇庆 贵港 梧州 云浮 漳州 汕尾 惠州 阳泉 大同 沂州 晋中 临汾 运城 陇南
广元 南充 张掖 酒泉 哈密 三明 台州 宁德 绵阳 德阳 眉山 乐山 莱阳 烟台 威海 湖州 鄂州 黄冈 茂名 湛江 永州 全州 柳州 长治 晋城 焦作
黄石 达州 日照 赣州 河源 益阳 濮阳 聊城 安庆 西昌 临沂 广安 江门 阳江 淮安 汉阳 襄阳 十堰 巴中 汉中 吉安 百色 周口 阜宁 盐城 亳州
芜湖 宜宾 南阳 资阳 内江 遵义 衡水 潍坊 淄博 天水 承德 朝阳 阜新 霸州 锦州 盘锦 自贡 泸州 随州 扬州 泰州 南通 毕节 安康 许昌 新乡
鹰潭 抚州 新余 宜春 萍乡 湘潭 娄底 邵阳 怀化 安顺 曲靖秦皇岛 嘉峪关 攀枝花 张家口 连云港 平顶山 吐鲁番 葫芦岛 三门峡 乌兰察布
哈尔滨 石家庄 驻马店 乌鲁木齐 呼和浩特
川南铁路 广汕高铁 杭温高铁 京昆高铁 宁启铁路 十宜铁路 兴泉铁路 渝黔高铁 杭海铁路 合六铁路 济莱铁路 成自宜高铁 宁宣黄高铁 京沪高铁二线
合安铁路 合青高铁 渝黔铁路 成安高铁 金建铁路 潍莱高铁 西康铁路 盐通高铁 成雅铁路 梅汕高铁 渝万铁路 沪苏湖铁路 渝长厦铁路 青荣城际铁路
徐连高铁 商杭高铁 郑渝高铁 郑太高铁 郑济高铁 西渝高铁 遂渝高铁 西宝高铁 湘桂高铁 合宁高铁 合武高铁 杭福深高铁 北沿江高铁 连淮杨镇铁路
兰新铁路 大秦铁路 郑万高铁 杭黄高铁 沪通铁路 京九铁路 深茂铁路 连盐铁路 津保铁路 隆黄铁路 蓉昆高铁 渝新欧铁路 德龙烟铁路 广珠城际铁路
青连铁路 宁安铁路 川藏铁路 兰渝铁路 西武铁路 武黄铁路 成贵高铁 郑合高铁 西成高铁 玉磨铁路 徐盐高铁 成绵乐铁路 昌吉赣铁路 郑开城际铁路
京张铁路 济青铁路 泛亚高铁 渝利铁路 宜万铁路 宁西铁路 滨潍高铁 丽香铁路 石济高铁 呼张高铁 深汕铁路 长益常铁路 沪苏湖高铁 沈抚城际铁路
鲁南高铁 雅万高铁 包海高铁 巢马铁路 池黄高铁 呼南高铁 京商高铁 荆岳高铁 包银高铁 宝中铁路 宝兰高铁 湛茂阳铁路 杭绍台铁路 京唐城际铁路
济莱铁路 隆黄铁路 蓉昆高铁 西康铁路 盐通高铁 成雅铁路 梅汕高铁 玉磨铁路 徐盐高铁 深茂铁路 皖赣高铁 环渤海高铁 昌景黄铁路 郑登洛铁路
广珠铁路 沪通铁路 青荣铁路 漯阜城际 柳南城际 陇海铁路 蒙内铁路 皖江铁路 连盐铁路 津保铁路 柳南铁路 长株潭铁路 张吉怀高铁